如果说,春日的雨带着些许润物细无声的温柔,如温柔而多情的江南女子。那么,初夏的雨,则多了几分凌厉之势,几声响雷,两道闪电,干净利索,像直爽而粗矿的北方汉子。

初夏听雨,窃喜的咖啡杯中散发着时光流逝的味道。雨,给了我一个闲暇的理由。放下手中的事,一条凳子,一杯咖啡,和一颗窃喜的心。双手撑住下巴,听着雨声,看着雨滴,心便可以连绵不绝的雨夜里驰骋,信马由缰,跑到哪里就是哪里。如同繁忙之中得一三两闲暇时光,拖着行李箱旅游一样奇妙。猛然发现胡茬里,混着几个白色的讨厌家伙,不由得感叹,红颜易老,韶华易逝。暗下决定,从此珍惜时间,不负春光,不负今生。

初夏听雨,更多是一种对人生起落的宠辱不惊。高低起伏的雨声,总让我想起一袭一袭的麦浪,被风吹得一起一浮的梵高黄。像或卷或舒的云朵,喜怒哀乐交替着的人生。或许一马平川真的只属于草原,不属于人生。朱元璋由一介平民到天子,曹雪芹由富贵风流到举家食粥,或许起起落落,沉沉浮浮,本来就是生命的底色。繁华落尽,感叹之余,更多的是平静和宠辱不惊。

初夏听雨,更多的是一种对生活的坦然。淋淋沥沥的雨,如同时钟的滴答声,似乎永远停不下来,延绵到了生命的尽头,如同生活所指。在《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马蒂尔德问:生活是一直都这么艰辛吗,还是只有童年如此?里昂说:一直如此。时而又想,窗外的雨,终究会停下来,但究竟何时停下来,无从得知。生活的难在于,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秒,迎接自己的究竟是什么,所以面对生活诚恐诚惶。生活的有趣也在于此,未来的不确定性,我们才会有期待,也不至于一眼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