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说:你小时候的眼睛好看。

去找照片。很旧的照片。一张有她,抱着我,妩媚的眼睛流露着母性的光彩,我却沉睡。还有一张,是九岁的我,瘦小脸上只剩下一对大眼睛,果然明眸。

母亲更加呢喃:多好的眼睛,黑亮亮水汪汪的,又大又漂亮。说你不听啊,整天躺着看书,现在后悔也晚了吧。

却是连悔也不悔了。

急的是,肚里孩子的眼睛。

说近视要遗传的,不甘,妈妈的视力如今还很标准,却也忐忑,鱼眼羊肝地补,想象孩子明眸皓齿的样子,顾不上审美,将自己吃得胖胖。

可惜,儿子四年级的时候,还是戴上了眼镜。

母亲说,现在的孩子真累哦,怎不把我的好眼睛给你们用呢。

心里发狠:即使不让孩子上大学,也要让他有双好眼睛。

各种方法地治,吃药,气功,按摩,理疗,风里雨里,执迷不悟。

无效。

身心俱疲。

最后决定,我先去做近视矫正手术吧,估计角膜厚度还符合要求,给儿子做一次实验,等他长大了,再想办法。

母亲说:能把我的眼角膜给你换换不?反正我也不看书。

心一痛,我知道,母亲不是矫情,为了孩子,任何一个母亲都不会矫情。

寸心湿眸,我真的很后悔,小时候没听母亲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