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从炼铁厂退休了,他的脸上挂满了忧郁。我明白,父亲是对酒钢、对自己奋斗了三十多年的工作岗位有着无限的眷念。

父亲是十八岁来酒钢工作的。当时的嘉峪关还是一片不毛之地,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戈壁滩。1970年,酒钢1号高炉投产,第一炉铁水点燃了戈壁的希望,实现了雄关人建设钢城的梦想。就在那时,我的父亲乃至千千万万的人们投入到了酒钢火热的建设中。

他们吃得简单,住得简陋,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建设者们在平凡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干着本职工作。尽管在那个漫长的过程中,他们经历了种种的磨难与煎熬,承受着无数的压力和痛苦,但是,他们建设酒钢的初衷没有改变,为之奋斗的信念没有改变。经过不懈努力,酒钢采、选、烧,铁、钢、材一应俱全……形成了配套的生产规模,建设者们脸上露出了无比欣慰的笑容。

60年弹指一挥间,酒钢迈开了改革的新步伐。生产规模不断扩大,新项目不断上马。酒钢的发展突飞猛进,日新月异。60年流去的是岁月的泥沙,沉淀的是智慧和精神。酒钢一代又一代建设者,高举“铁山精神”的旗帜,继承了父辈们的铮铮铁骨、高风亮节。

那熟悉的厂容厂貌,挚爱的工作岗位就像烙印般深深地刻在了父亲的心里。如今,要离开企业了,父亲的心里充满了眷念。这份眷念是对当年艰苦奋斗、建设酒钢的回忆;是对酒钢蓬勃发展再创辉煌的期盼!

(作者单位:能源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