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近年来,关于假币危害群众利益的事频有发生,有的是借买东西花假币,有的是以假乱真,还有的则是使用其它伎俩行骗,着实害人不浅。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借假币违法犯罪的行为、花样不断翻新,也给执法者在量刑定性上提出了考验。

本期说案,我们说的就是这样一起用假币换真币的典型案例,我们一起来看看——

案例回放

2017年10月的一天中午,胡某身着电力维修人员服装以口渴为由,到村民黄某家中要水喝。接着,他坐在黄某家中聊天,表示要给领导送礼,想用零钱换成面值100元的整钱,共计4000元。黄某答应帮其兑换后,胡某又找理由声称不需要兑换了,又将4000元还给了黄某,并将零钱拿回。胡某离开后,黄某发现被退回的4000元只有首尾2张面值100元的是真钱,其余全是假币,遂到公安机关报了案。

在案件处理中,办案人员出现了意见分歧,有人认为,胡某用假币换取真币,是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诈骗罪。

还有人认为,胡某明知是伪造的货币而故意持有或者使用,应对其以持有、使用假币罪中的一罪进行处罚。

另外,还有意见认为,胡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趁受害人黄某不备以假币换取真币,其实是秘密窃取,因此,其行为应该构成盗窃罪。

主持人:一桩看似并不复杂的案件,却出现了三种不同的意见,那么,案例中的胡某用假币换正币的行为,到底能构成哪种罪呢?

我们还是请黑龙江盛名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子峰来为大家解析一下——

说案

从上述案例的情形来分析,胡某的行为应定性为盗窃罪。我们可以采取排除法来界定分析胡某的行为。

首先,胡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诈骗行为的通常表现形式即:行为人以不法占有为目的实施欺诈行为→受害人产生错误认识→受害人基于错误认识自愿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受害人受到财产上的损失。也就是说,受害人基于行为人的欺诈行为对事实真相产生错误认识,进而出于真实的内心意思而自愿处分财产。由于行为人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使得受害人产生错误的认识,这个错误的认识又导致受害人做出了有利于行为人的处分财产的行为。在这个因果关系链条上,欺诈行为是起因,是行为人所有活动的集中。

上述案例中,行为人的欺诈行为不足以使受害人对事实真相产生误解,受害人财产受到损失,并不是由于行为人的欺骗行动所致,也就是说受害人未陷入错误认识而处分财物。因此,胡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其次,胡某的行为也不构成持有、使用假币罪。

因为持有、使用假币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的货币管理制度。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第19条规定:持有、使用假币案(刑法第172条)明知是伪造的货币而持有、使用,总面额在4000元以上的,应予追诉。由此可见,构成本罪必须具备持有、使用伪造的货币是数额较大这一条件,达不到数额较大这一条件的,不构成本罪。因此胡某行为不构成持有、使用假币罪。

第三,我们来看看胡某的行为为何构成盗窃罪。

刑法规定,盗窃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行为。上述案例中,胡某虽然实施了欺诈行为用假币换取真币,但胡某最终取得真币的手段是趁受害人不备偷偷调换,假币所起的作用是为胡某的盗窃行为作掩护,使得盗窃行为发生后不会被及时发觉。由此可见,胡某的行为应定为盗窃罪,并且是刑法修正案(八)中规定的“入户盗窃”的情形。

律师提示

根据目前警方破获的一些案例,不难发现使用假币犯罪主要以下几种手法。

一是找零法。有人拿着100元、50元的票子来买小东西,这种大额假币有的事先经磁条处理,能应付验钞机。一些小店小摊很容易遇到这种使用大面额假币买小东西的情况。

二是退钱法。不法分子先是拿真钱付款,等店主验过真伪后,又提出要刷卡。一刷卡,显示余额不够,再将假币递回去,一来二去趁机调包。

三是丢钱包法。不法分子先将假币掉落在受害者身旁,佯装不知离开现场,然后有同伙出现,捡起地上假币,拉住受害者到僻静处“分钱”,利用各种借口,将假币留给受害者,骗取受害者随身携带的财物后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