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0日,一生致力于支持国家教育发展事业的田家炳先生安详辞世,享年99岁。看到这一消息,大家都非常悲痛,田先生在中国捐助过很多的学校,好多大中小学校内都有田家炳书院、田家炳教学楼。每当看到田家炳书院这几个大字,人们内心充满了对田先生的尊敬之情。

田家炳先生被大家最为熟知的是他在慈善领域做出的巨大贡献,130所中学、80余所大学、40多所小学,都接受过他的捐赠,把自己总资产的80%都用于慈善事业的,在中国仅他一人。

1919年,田家炳出生于广东省梅州市大埔县。小时候,田家炳在家乡接受的中小学教育。刚刚16岁那年,由于父亲亡故,田家炳不得已弃学从商,肩负起持家重任。18岁远赴越南推销瓷土,两年后成为越南最大瓷土供应商。中日战争爆发后,田家炳失去产业,辗转印尼谋生。二战结束后,他动用商业关系和人脉资源重新创业,1951年田家炳开创办南洋树胶有限公司,1956年创办印尼首家塑料薄膜制造厂。

1958年,田家炳将业务重心转移到香港,创办田氏塑料厂、田化化工厂有限公司,办成香港最大的人造革企业,随之又向房地产业进军。田家炳先后担任京华银行董事、新安企业公司及华安置业建筑公司董事长、田氏塑料厂有限公司董事长、田化化工工厂有限公司总经理、田家炳基金会董事会主席等职。

1982年,田家炳创办基金会,专事捐办慈善公益事业。基金会资金来源主要是田家炳先生个人及其家族公司之捐献,从不向外筹募。

他为什么对捐助教育情有独钟?田家炳先生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我16岁时父亲就去世了,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刚刚读到初二就只能忍痛辍学,接手父亲的砖瓦窑生意。小时候没读多少书,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后来在印尼生活了20多年,也走过欧洲一些国家,发现经济发达的地方,人们的素质都很高,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教育的发达。

虽然在全国各地捐助了那么多学校,但在媒体上却找不到一篇关于田家炳的专访,为什么会如此低调?“我只是做我自己该做的事,用不着大张旗鼓吧。我不是想用钱来换取任何名誉,只想自己开心、社会有益。”2006年田家炳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而这,也是目前能找到的有关他的唯一专访。

2001年亚洲金融危机时,为了兑现捐赠内地学校的承诺,田家炳甚至卖掉自己住了37年的“花园式豪宅”,与夫人一起搬去住出租屋。豪宅本可卖一个亿,但因亚洲金融危机,房价大跌,但田家炳还是横下心卖掉了。当买家知道他卖房的目的是为了支援内地教育时,在已经谈妥的价格上额外多给了几百万港元。

田家炳先生虽是富商,但在企业经营和日常生活中始终遵奉一个“俭”字,“俭以养德”是他在每一个地方几乎都要讲到的一句话。很多年前,田家炳先生到四川访问,接待人员发现这样一个细节。在双流国际机场下机时,他带着一个标识为“夏枯草”的矿泉水瓶,一路上始终喝这瓶里的水。第二天、第三天……这只矿泉水瓶一直伴随着他,整个行程他没有动用过其它的矿泉水。一周的活动结束后,他又带着这只“夏枯草”矿泉水瓶登上飞机回到香港。有人问田先生缘由,他说,香港有约700万人口,如果每人每天扔掉一个矿泉水瓶的话,就要扔掉700万个瓶子,那就会耗费很多资源。节约能源,他要带个头。

田家炳先生在餐桌上还有一个细节:分餐时,先生盘里的食品总会吃得非常干净,不会留下任何一点可食之物,即便是红薯,也剥吃到只剩下外表那层皮,有时遇到过辣过咸之物,他也决不扔下,而是给身旁的儿子吃掉。

初中辍学的经历,让田家炳先生心系教育,尤其关心那些经济较差、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的农村地区的教育问题。田家炳先生曾说过,在农村,多一个孩子上学,就多了一个家庭脱贫,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1997年四川师范大学竣工典礼结束后,下起了瓢泼大雨,当天下午,30多名教授冒雨前来,就是为了和田家炳先生交流,田先生很感动。参加座谈会的教授大多是国学大师,包括在国学界赫赫有名的汤炳正、屈守元、杜道生等。田家炳先生国学素养很高,像诸子百家、楚辞等等都能轻松地背下来,当天下午他和教授们聊得很愉快,各种问题都能对答如流。会议结束后,有人曾问田家炳先生,为何他的国学知识储备如此丰富,田家炳先生答道,一闲下来,我就会看看书,学习不能停。

2009年,四川省自贡市筱溪中学接受香港田家炳基金会220万的资金捐赠,更名为自贡市田家炳中学并揭牌。田家炳先生第一次来到川南,他说,中国的希望在教育,一定要坚定不移地把教育办好!

田先生执著教育事业,带着爱国情怀去办教育,他更希望所有的田家炳学校都能联合起来,不断创造教育品牌,回报和感恩社会。先生高风亮节,一生秉承“爱国爱乡、坚忍不拔、勤俭诚朴、修身立德”的精神,真心捐办教育,不图半点回报,让我们将永远铭记和延续这种精神。

1994年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将2886号小行星命名为“田家炳星”;1996年英国女皇亲自在白金汉宫授予其M.B.E勋章;数十所大学院校授予其荣誉博士、院士、教授等荣衔;国内70余市授予其荣誉公民、荣誉市民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