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婷婷

谢天赐的绘画既延续了传统的有品有格和厚重感,又在手法、笔法、表现方式上找到了当代人审美的一种人文感知,特别具有当代性和探索性。虽然画的是一花一鸟、一虫一叶,但是其所组成画面之中,注入了很深厚的文化底蕴。笔法大多不用积墨法的方式,而是用写的方式,强调了“写”与“意”。并且这种“意”转化为了文化精神的解读,让人能从作品中读到魏碑的苍沧感和金石刚直的审美品味。谢天赐的作品无愧于时代精神,写意精神十分突出,用笔大气、率意,用墨淋漓、酣畅,在书写中体现一种源于生命的元气、美感和韵致,在画面中营造了近乎抽象感觉的意象之美。

他的《大吉图》不为物象所局限,心游物外,得意忘象,使笔下的花鸟在一种极无羁绊、极无约束与极无定势的情态中,汪洋恣肆、自由无碍、氤氲放纵中运用笔墨、色彩,在即兴随意、将错就错之中,形成一种悦目的视觉图像。这种纯视觉的图像,契合着精神世界的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