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结束,孩子们将迎来开学季。过去的暑假,孩子们不仅在家中“读万卷书”,更走出家门,到各地去“行万里路”,各大博物馆成为倍受孩子们喜爱的目的地。

各大博物馆也适时地推出了面向孩子们的各类展览,“博物馆教育”成为孩子们暑期生活中的一大亮点。

譬如,中国国家博物馆除了在平日和各中小学合作,开设实践类课程外,这个暑假也和央视《如果国宝会说话》节目组合作,面向青少年开设了题为“青少年走近国宝”的特别活动;首都博物馆邀请了中青年学者,面向公众开设了“蓟下博谈·公众课堂”活动;中国美术馆则结合馆藏“典藏活化系列展:宝藏经典,活化精神”第二期展品,邀请孩子和家长共同过一个富有文化气息的暑假。

博物馆可以记录一个物件、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甚至世界的一段发展史,我们可以在这里穿越时空阻隔,与历史对话,俯瞰历年的风风雨雨,进程演变,读懂过去的那些事儿。

尤其是对孩子来说,他们可以借助馆藏展品和讲解,以沉浸式的方式了解历史知识,感受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博物馆教育还可以和学校中的语文、历史等学科互补,将课堂中抽象的概念和博物馆中具象的展品结合,从而使孩子们接受的教育更完整、更深刻。

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近十年来,国内的博物馆事业有了长足的进步,并逐渐向以人为本的博物馆转变,日益重视博物馆的公共教育工作,也出现了一些有价值的博物馆教育的探索。2015年2月9日,国务院颁布了《博物馆条例》,将“教育”定为中国博物馆的第一位功能。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博物馆教育是面向年轻一代的新教育手段,其公益作用不可小觑。对于如何建立一个比较完美的适应博物馆的公共教育模式,关键还是在于去权威化,以孩子为核心。同时,博物馆教育课程不能等同于博物馆参观,必须基于展览重新研发课程,把博物馆“改造”成孩子探索的乐园。

在重视博物馆作用的同时,我们也要对一些可能发生的现象未雨绸缪。博物馆教育依托展馆和馆藏展品开展,在课程规划方面可能与学校课堂有一定差距。只有博物馆方面做好课程规划,博物馆教育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否则就会变为走马观花式的参观。到博物馆游学,知识学习应该永远排在第二位 ,学会思考、培养在博物馆终身学习的习惯才是最重要的。

另一方面,假期以游学方式开展的博物馆教育也应加强规划和引导。近几年,一些以游学为名,实则开展境内外旅游活动的新闻报道不断出现在大众视野中。这些所谓的“游学”活动变成了家庭之间比拼经济实力的“竞赛”,走向了只有“游”没有“学”的尴尬局面。特别是对于博物馆教育,如果只是去走马观花地“游”,那么孩子们必然无法从博物馆之中“学”。对于这种情况,一方面有关部门应加强监管,从根源上避免一些商家借游学开展旅游活动;另一方面,家长和孩子也应该加强鉴别意识,做好假期出游的规划。在各个方面协调配合的基础上,博物馆教育才能大放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