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社会经济发展已经进入转型升级阶段,在转型发展的过程中,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对青海经济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职业学校是藏区培养满足当地社会经济发展人才需求的主要阵地,因此,青海省藏区职业学校的科学定位显得尤为重要。本文以青海省藏区职业学校发展定位为主要研究问题,在充分分析青海省藏区文化传承和发展现状的基础上,提出四点针对青海省藏区职业学校在文化传承视角下的发展定位原则。

一、文化传承与青海藏区地方经济发展

青海省地处青藏高原东北部,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有着“三江源”的美誉,青海省东北部的湟水谷地是其主要农业区,西北部的柴达木盆地多为湖泊、沼泽和盐湖,南部是以昆仑山为主体的高原地区。青海是千山只祖,万水之源,孕育了绚丽多彩的江河文化、民族文化,从省情出发,可持续发展一方面要重视自然生态环境的建设,另一方面就应该重视人文环境的建设问题。

2017年年末青海省常住人口598.38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285.49万人,占47.71%。全省藏区总人口达210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36%。青海省拥有全中国10个藏族自治州中的6个,是除西藏自治区之外最大的藏族聚居区。青海藏区面临区域整体贫困与民族地区发展滞后并存、经济建设落后与生态环境脆弱并存、人口素质偏低与公共服务滞后并存“三重矛盾”的制约。

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青海藏区贫困人口已从2013年底的28.2万人减少到2017年底16.3万人;贫困发生率也从2013年的21.6%下降到2017年12.5%,贫困发生率大幅下降。

文化产业的发展在青海藏区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青海省“十三五”文化发展规划中明确指出在“十三五”建设过程中要构建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我省藏区拥有丰富的黄河文化发源地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充分发扬藏区的农耕文化、草原文化和昆仑文化的原生态性、共生性和民族性在藏区文化传承和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意义。藏区的传统工艺,在传承的过程中需要加入现代的设计理念,同时提高传统工艺匠人的从业水平和传承水平,对于继承和发扬藏区传统工艺具有重要意义。而传统工艺的发展对于促进城乡就业,藏区减贫脱贫又具有促进作用。优秀的民间艺术藏戏,也要在文化传承与发展的过程中被充分的保护和发展。让藏戏的代表性传承人走进职业院校的教学工作,充分完善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现代教育的融合。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建设成果应在藏区经济发展过程中进一步得到巩固和提升,规划建设国家级格萨尔(果洛)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大力发掘格萨尔文化资源,提高格萨尔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同时,青海省在努力向国家争取玉树康巴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的建设项目。

青海省的“十三五”文化发展规划中有大量的项目和工作部署都在支持青海藏区根据自身的特色推进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在此过程中,青海省计划布局形成藏区的“一核五区”的文化发展格局。“一核”:立足省会西宁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地位,全力打造地域和城市文化品牌,提升文化形象和文化品位,强化引领带动辐射作用。“五区”:依托丰富多元的河湟文化资源,重点将西宁、海东打造成为集文化旅游、创意设计、节庆会展、演艺娱乐等为一体的河湟文化产业集聚区;以黄南国家级热贡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和藏羌彝文化产业走廊等重点项目建设为载体,重点推动热贡艺术产业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发展,打造热贡文化产业集聚区;以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为契机,依托国家级格萨尔(果洛)、玉树康巴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建设,推动文化、生态、旅游协调发展,集中打造三江源生态文化体验区。以独特的自然资源和丰富的人文资源为依托,将海南、海北打造成为环青海湖生态文化旅游先行区。以格尔木昆仑玉文化产业园、海西德都蒙古文化产业园、德令哈丝路创意产业园等项目建设为重点,发挥青藏公路、铁路在要素集聚和流通中的作用,促进海西特色文化产业点状集聚,打造昆仑文化产业集聚区。

因此,在我省藏区文化旅游方面:将分层次培育各类涉及旅游文化的企业,推动文化旅游的大力发展。像黄南藏戏、玉树卓舞这样极具地域特色和民族风情的文化旅游产品,吸引众多游客,发展青海省藏区文化旅游市场。同时,将文化旅游与生态农业、体育产业、科技信息等产业融合发展,使青海文化旅游业由单纯观光旅游向新型文化旅游业态转变。深入挖掘优秀文化资源,改造提升传统文化产业。意味着在青海藏区,将有大量创意设计类人才需求。在加强文化发展的过程中,实现文化发展与脱贫攻坚的衔接,实现文化扶贫,带动藏区群众脱贫致富。

为了实现上述设想,青海藏区需要引进和培养一大批具有不同学历层次的相应人才队伍。在人才队伍建设过程中要保证布局结构合理,青海藏区在培养和引进高层次文化人才的同时,要健全文化人才的培养体系。而在整个人才培养体系中,职业教育体系将发挥实质性的重要作用。青海藏区职业学校发展定位的准确与否直接决定了藏区职业教育能否培养出符合文化传承和发展的优秀人才的问题。

近年来,青海不断加大民族教育扶持力度,民族教育规模在不断扩大。不断的政策倾斜、优先发展民族教育的原则,加大了对青海省民族地区教育的扶持力度,实现了资金投入倾斜、编制倾斜、资助额度倾斜,使得民族地区学校在校园建设、教学设备配置、教师编制数量、“两免一补”额度等方面都优于普通地区,为民族教育尽早摆脱落后面貌、实现现代化奠定了基础。青海藏区职业学校在发展的过程中既要符合国家对职业学校发展过程中的“进行产教融合向纵深发展”的要求,同时要本着传承河湟文化的原则,通过加大藏区职业教育投入、制定职业教育发展规划,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改革办学模式,努力推动职业教育在变革中谋求发展、不断前行。因此,未来青海藏区的职业教育有着重要的发展趋势——“产教融合”,即未来要逐步提高行业企业参与办学程度,增强藏区职业教育对藏区文化传承、文化产业升级的贡献,才能满足藏区经济发展和人才的双重需求。

青海藏区的职业学校要充分分析未来藏区文化产业在发展过程中的人才需求层次、类别和数量,以便准确预估人力资源市场供给,使青海藏区的职业学校在文化传承和产业发展过程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二、文化传承视角下的青海藏区职业学校发展定位原则

职业学校的定位是指每一所职业学校在充分分析未来经济社会发展各种外界环境因素的基础上,认真审视自身的优势和劣势,明确自身发展战略地位和发展方向所做出的战略选择。青海藏区职业学校发展的准确定位需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但总体上必须遵循以下四项原则。

(一)类型和层次原则

职业学校是承担学历性职业教育任务的机构,在我国分为初等职业学校、中等职业学校和高等职业学校。无论哪一类型的职业学校,人才的培养均是根本目的。青海藏区的职业学校想要明确其发展定位,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就是人才的培养规格,即培养什么类型的人才和什么层次的人才。青海藏区的职业学校受当地经济、科技以及社会发展水平的诸多制约,在其办学类型和层次上,要适时地根据当地经济实力、社会需求、当地文化遗产特色、师资力量、学校的软件及硬件条件而定。学校定位准确将大幅提高当地学生就业率的问题,经济实力强,教育资源集中的地方应当发展中等或高等职业教育,区域经济欠发达的藏区可以适当发展初等职业教育。只有将青海藏区职业学校的定位进行全盘思考,合理进行类型与层次划分,重新进行定位思考,才能充分发挥职业教育在当地文化发展中的作用。不同的条件和文化特色,形成不同的学历层次和办学特色,同时实现办学空间的交错配合,共同发展。

(二)文化传承原则

教育本身就具有文化传承的功能,我们只是文化传承过程中的其中一代人,之所以进行文化传承,是要在我们这一代人享受文化遗产带来的生活质量改善和提高的过程中,从优秀的文化遗产中汲取智慧,留住历史文化信息,再把它传递给后人。藏区职业学校要把文化传承作为学校发展定位的原则之一。优秀的传统文化是带动本地区经济发展的动力和财富,让当地的文化与经济社会的发展进行融合,成为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优化藏区职业学校布局。同时,借由职业学校的教育功能,将更多的优秀传统文化继承和发扬,惠及大众。进行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是藏区职业学校的义务和责任。

(三)满足社会需求原则

长期以来,青海藏区职业教育人才供需也存在“两张皮”的矛盾。随着地方经济发展,产业结构在不断进行调整、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对于不同人才的需求日益增大。在此过程中,藏区职业学校要不断改进办学思路、创新发展模式,深化“引企入教”改革。藏区职业学校要支持和引导企业参与职业学校的教学改革中,参与学校专业规划、教材开发、教学设计、课程设置、实习实训,促进企业需求融入人才培养环节,推行面向企业真实生产环境的任务式培养模式。职业学校新设专业原则上应有相关行业企业参与。鼓励企业依托或联合职业学校、高等学校设立产业学院和企业工作室、实验室、创新基地、实践基地。

从十年的职业教育发展经验来看,职业学校只有遵循开放的办学理念,产教结合、校企合作,才能发挥职业教育的真正作用。藏区职业学校要重视本校向社会输出的毕业生的质量和结构,满足当地社会人才需求。

(四)效益原则

学校的办学效益有两方面的涵义,一方面是经济学中的量化含义,是指学校投入与产出比。简单讲,一个职业学校在同等资源消耗下培养更多的人才或培养等量的人才而消耗更少,那么说明其投入少、产出高,从而效益也就高,经济学含义上的这个效益是职业学校办学效益的基础原则;另一方面的含义是指职业学校的产出必须符合未来或当前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即培养出的人才规格及质量,以及其它成果要具有社会的适应性。

三、青海藏区职业学校发展定位

在充分分析青海藏区职业学校目前所面临的经济、文化传承和发展现状之后,依据以上定位原则,我们可以较为科学和清晰地对青海藏区职业学校的发展定位做出理性判断。

首先,青海藏区职业学校应当在理性且充分地分析未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以及各种外界环境因素的基础上,认真地审视自身的优势和劣势。在确定职业学校的结构和布局上,以当地经济发展和人才需求的双重要求为基础,将初等职业学院、中等职业学校合理分布在不同地方。而后,在考虑文化传承的前提条件下,针对当地文化遗产特色明确学校自身的发展战略和发展方向。在专业设置、课程设置上,可以充分考虑文化传承的影响因素,考虑产业转型和升级发展的未来发展趋势的影响,在不同的地区办具有自身文化传承特色的职业教育,真正实现办学空间的交错配合,共同发展。

其次,充分考虑职业学校在当地经济发展过程中对文化传承的义务和责任。藏区职业学校在发展过程中,要敢于和善于发现具有高超技术的民间艺人,把他们请进课堂,引进学校,让文化在藏区的职业学校生根开花。

再次,充分对当地人才市场现有人才进行盘点,认真分析人才供需矛盾出现在哪里。除了想办法引进高层次人才之外,要充分发掘当地职业学校的办学优势,利用自己拥有的资源,改进不合时宜的办学思路,“引企入教”,创新发展模式。在这方面能做实做好的事情很多,只要可以落实,对于藏区职业学校的发展将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最后,就是秉承效益原则,除了尽量减少学校投入,加大成果和产出之外,一定要遵循第二个含义上的效益原则,把符合当前或未来社会经济发展需要的人才输送到藏区,为藏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

四、结束语

青海通过改善藏区办学条件、提高经费保障水平、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等多种举措打造藏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2016年,青海投入1.79亿元发展藏区职业教育。目前,中等职业学校全日制在校生已免除学费并免费领取教材,三江源地区生源每人每年补贴超过3000元,藏区职业院校在校人数超过2.1万名。

充分利用好现有资源,在文化传承视角下做好藏区职业学校的发展定位,是真正发挥藏区职业教育作用,保证藏区职业学校向社会输出满足当地社会人才需求的关键。

(作者单位:青海师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