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张多钧

7月11日,秀措带着检查化验单走进了柯曲镇卫生院,卫生院院长尼玛拉毛仔细看了一眼秀措的检查单,无法给出最终的诊断,随即打开了卫生院远程会诊系统,向果洛藏族自治州医院的“好曼巴”请教。

今年31岁的秀措是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柯曲镇阿隆村牧民,因患有包虫病,2010年做了包虫病手术,手术后一直在服药治疗。

前几日,秀措骑马放牧时不慎从马上掉落,感觉身体不舒服,就到县医院拍了CT片子,但是县医院的大夫看了片子之后,也无法对秀措的病情做出正确诊断,为此愁坏了秀措,“去州上,远近倒不说,关键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专业的医生能给出正确的诊断。”

村卫生所医生得知秀措的困难后对秀措说:“你去镇上的卫生院试试,那里有远程会诊,可以预约州医院的专家,州医院的专家没办法,还能预约省上的专家和上海的专家,还不收一分钱。”

听说有这样的好消息,秀措喜出望外,第二天就赶到了柯曲镇卫生院。

“通过CT片子,患者包虫囊并无破裂,虫囊大小为89x39毫米……”尼玛拉毛向远程会诊另一端的州医院麻醉科主任和外科主任说着秀措的基本情况。

远程会诊另一端的专家商议后,给出了结论:“患者虫囊还没有破裂,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大问题,还是建议继续服药治疗,3个月后,再做一次检查,到时候再决定是否还要做一次肝包虫摘除手术。”

听了专家的话,秀措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这个系统中,其他地方的专家都可以面对面进行交流,感觉专家就在我们身边,这对于我们牧民来说,是天大的好事情。”秀措得到了专家的答复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秀措是柯曲镇卫生院开通远程会诊后的第一个会诊的病人,随着柯曲镇远程会诊系统的启动,果洛州44个乡镇卫生院远程会诊实现全覆盖,远程会诊系统除了连接了省州县各级医疗机构,还连接了对口帮扶的上海市的部分医院和北京市部分医院,牧民群众足不出乡镇,就可以享受到高质量、高水平的医疗服务。

远程会诊系统对于果洛地区来说意义非凡,果洛州卫计委主任文博久道这样说:“借助‘互联网+医疗’会诊,有效地解决了当地医疗资源不平衡问题,实现了以患者为中心,利用城市医疗技术优势为边远贫困地区群众服务,通过优质医疗资源的共享,使果洛地区群众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专家级的技术诊断,减少了患者就医费用和转诊的麻烦,缓解了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今年,我们将继续大力发展远程会诊,抓紧时间将现有远程会诊信息平台延伸至44个乡镇卫生院,做好手术示范、病例会诊、疑难确诊等远程服务,并借助现代信息技术,打破时间和空间限制,不断扩大远程会诊力度,使远程会诊真正成为牧民群众身边的医疗专家。”文博久道对远程会诊今后的发展信心满满。

远程会诊更是果洛草原牧民群众内心深处最迫切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