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孙海玲 洪玉杰

杂多,澜沧江的发源地,也是三江源核心保护区。多年前,它有着“虫草之乡”的美名,也有着“垃圾之城”的殇痛。

今天的杂多又有了一个新的美誉——“雪豹之乡”。从垃圾之城到雪豹之乡,江源之巅的杂多县到底经历了什么?追随澜沧江源头上那些坚守者的脚步,答案似乎逐渐明朗起来。

杂多的清晨,常常是在一曲熟悉的垃圾回收车音乐声中开始的。

初秋,太阳泛起微光。杂多县城内两辆垃圾转运车准时穿梭在萨呼腾镇的各个街道巷口。

“垃圾清运车上放的音乐不一样,回收的垃圾也不一样。每周一、三、五收取可回收垃圾,周二、四、六收取不可回收垃圾。”走进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萨呼腾镇吉乃滩社区的达才仁家,家门口的角落里端正地摆放着三个不同颜色的垃圾袋,打开垃圾袋,里面分别是纸箱子、塑料瓶和生活其他类垃圾。

从2015年起,杂多县开始推行“垃圾不落地”的理念,通过环保知识讲座和培训,让牧民人人参与其中。达才仁也是通过这些培训对垃圾分类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前些年,随着虫草经济的发展,杂多县每天产生的垃圾最多时达50吨,少时也有25吨。过去,‘垃圾围城’‘垃圾围村’的情况特别严重。”杂多县县长索和说。

“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从2015年起,杂多县引入垃圾分类理念,经过3年多的试点推广,走出了一条政府主导,社区、学校、企业、牧民共同参与、互相监督的“户分拣、村保洁、乡收运、县处理”的“N+1”牧区垃圾处理新模式。

从玉树市驱车前往杂多县,途中每隔三五公里,就能看见两个外形像彩色帐篷的垃圾转运站。走近一看,两个“帐篷”上清晰标明“可回收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的字样,里面存放着少量的附近牧民分类后的垃圾,分别用不同的袋子打包好。(下转第八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