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当我端坐在电脑台前蓦然回首自己走过的四十多载跌宕起伏的青春岁月,静静打量之下,无不处处洋溢着在阅读中成长的多彩心路历程,在读写中收获爱情和事业的惊喜与感动,在孤独与寂寞中感受书籍无处不在的无穷魅力。与书相伴的日子,我的生活倍感温馨与充实,我的人生倍受鼓舞与鞭策。在今天,阅读不仅照亮了我生命中的每一处黑暗,而且也成就了我不甘平庸,自强不息的百态人生。

曾记得我的少年时代最初阅读是从知识型的教科书开始的,后来因为课外读物“小人书”的流行,在少年伙伴的影响下,我开始对这种图文并茂的连环画产生了浓厚的阅读兴趣,并一发不可收拾。也就是这时候,《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精忠报国》、《薜仁贵征西》、《杨家将》、《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封神演义》等一大批历史重大题材、神话传说题材、爱国教育题材书籍进入了我的阅读视野,并且主导了我少年时代的阅读层次,潜移默化地培养了我的爱国情怀,为我青年时代的卫国戍边,业余走上写作之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进入青年阅读时代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视野的开拓,阅历的丰富,以及对知识的渴求,对大仁大义大爱的领悟,对前途的憧憬,我涉猎的书籍开始从单一的娱乐故事型转为知识多样型,《文学创作谈》、《新闻采访学》、《文学概论》,《现代汉语词典》,以及各类融众生百态、人间大爱于一体,集时事政治、文学艺术于一炉的报刊杂志,在阅读中培养了自己浓厚的写作兴趣,陶冶了情操,树立了远大的人生目标。在此期间,我响应祖国征召,有幸成为军中一员,并且在军营火热生活的熏陶下爱上了写作,为此我创作的一系列反映与歌颂军旅生活的文学新闻作品在军内外报刊《解放军生活》、《战士报》、《年轻人》等报刊“油墨飘香”,并因此结识了与我有着同样阅读兴趣与写作爱好的四川籍美丽女孩阿兰,收获了人生中最甜蜜最奇妙的爱情,成就了一段情爱佳话。

然而不幸的是1998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绝症”几乎将我打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身患重症肺结核,我每天咳嗽咯血不止,尽管这样,我也没有放弃读书,病榻上的我仍不忘拿起书籍,在文字的海洋尽情翱翔。为此,妻子兰子极不理解,有一次,她一把夺过我的书籍,大声问我:“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忘你的书籍,你到底是生命重要,还是阅读重要?”我轻抚着妻子的双肩动情地说:“书籍就是我的生命,我的生命因阅读而延续,我的人生因书籍而辉煌,在与绝症抗争的这几个月里,如果没有书籍和信念的支撑,我还能活到今日吗?同为读书人,你应该理解我的选择,你应该支持我的行为!”拗不过我的倔强,妻子捶打着我的双肩默泣。在此期间,我阅读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把一切献给党》、《轮椅上的梦》等书,半年后在药物和书籍的双重抚慰下,在妻子无微不至的关怀下,笼罩在我肺部的病灶奇迹般地消失了,我又恢复了往日的健康。

说不完的阅读故事,写不尽的读书心得。今天,当全民阅读成为一种时尚,我的阅读史进入了我人生历史最鼎盛的中年时代。四十多载的风雨磨砺,尽管我历经重大疾病、婚姻破碎、成为下岗工人、生意反复失败等多重折磨,但这些坎坷曲折的人生遭遇依然没有打消我对阅读的渴求,对理想的追求。在这个网络高速发展的时代,我的阅读兴趣逐渐从书摊、书店、邮政报刊亭、图书馆,发展成为了与网络相结合的多渠道阅读途径。最近几年来,从网络和纸质媒体上,我先后阅读了曹雪芹的《红楼梦》、施耐庵的《水浒传》、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吴承恩的《西游记》等历史文学名著,以及现代文学名著: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张小娴的《面包树上的女人》等文坛大家的惊世之作,从中吸取了丰富的文学营养,提高了自己的写作水平,充实了枯燥无味的打工生活,并且鞭策着我自强不息,改写命运。

今天当我在不断的阅读中,一路书香一路歌,从名不经传的无为青年成长为省作家协会理事、市作家协会会员,从默默无闻的普通打工仔成长为小有名气的获奖专业户,先后有200余万字的文学新闻作品在大报小刊变成铅字、96篇文章在广西、湖北、江苏、广东等地举办的全国性征文中获奖,我庆幸自己四十多载的人生光阴没有虚度,我用我的实力和成绩改写了命运,成就了一个普通打工仔不平凡的亮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