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 角

等流星

纸上失踪的人

在等人间的一颗流星

第一次感到道路这个词

是由下往上念的

没有灯盏,甚至没有一声狗叫

看不见悬崖,也就看不见睡眠的野花

我的等待是黑色的、奇数的

寄居在庞大的夜晚

我等待的流星

从童年算起,已走失多年

爬山途中,遇蜻蜓得句

这最初的直升机

这登山的神器

秘密全在于它的小

在于那小里藏着登天的楼梯

山高万仞,双臂平伸

一缕清风轻轻就到达了山顶

我在尘世修炼几十年

体内高山渐成平地

汹涌的江河只剩流水一线

爬山时,我头上

照样没能长出螺旋桨

难以扔掉这沉重的肉身

难以勘破

一只昆虫登天的秘籍

一句诗

突然想到一句:

“早晨的宜宾在冬天的阳光中醒来”。

洗漱之后一切都是新的

包括牛奶、鸡蛋和

老米熬成的粥

我在每一个夜晚死去

又在每一个早晨訇然诞生

昨夜我再次梦见死亡

越来越信不过

自己的身体

但我仍钟情于每一个早晨

钟情于一次日出造出一个新我

带来的窃喜

“吃饭了”

有时是奶奶在喊

有时是母亲在喊

父亲的大嗓门一旦使用

夕阳就落得快一些

黄昏老是在玩兴十足时到来

讨厌黑夜

有一张秋风的脸

每次那母性的声音喊过之后

霞光里会跑回

一只花猫

有时是一匹停不下来的竹马

真 相

春三月,天空长成菠菜的颜色

玉兰、百合都开过了

油菜花集体发力,一夜间取代

风头正盛的桃李

我的亲人在春风里行走

穿布鞋,着布衣

我看重人间的服饰,一如看重

油菜花朵下绿色的叶子

这就是真相:春天俭朴,而花朵极尽奢侈

阳光无私

阳光无私。再好看的粉墙

它都是上午照一面

下午照另一面

我不是粉墙,身上的漆类

已剥落殆尽。我在大地上走动

有一片桑树叶的偏心

阳光一直相信人类,不会趁夜色

把西面墙壁挪到东面

每天早晨,它站在东山顶上

按照过去的老套路,把世间万物

自东向西,又照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