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宾

这天,他的女儿寄回一罐红茶,茶虽不贵,难得女儿一片孝心,他兴奋异常,煮一壶茶,提了茶壶,端了茶杯,拿一竹席,来到浣衣湖畔,垂柳之下,将竹席铺开,席地而坐,左手擎杯,右手提壶,将茶轻轻倾入茶杯。

茶壶如铜,茶杯若玉,红茶漂入,茶色琥珀,诱人已极。

放下茶壶,他伸右手,“三龙护鼎”,端起茶杯,放在鼻尖,轻轻闻之,茶香氤氲,随了蒸汽,窈窕升起,茶香飘散,若夏天的轻风,拂过他流年的岁月,抚摸他多情的生命,在他生命的风中,开出无数洁白无瑕的荷花,此时他静坐不动,这些雪白高雅的荷花,便在他的精神中绽放,在热烈的开放后,便渐渐隐去,然后,又绽开,又消失……

茶香浸鼻,流进肺腑,进入全身,在他的血管里走一遭,又在他的精神中走一趟,他浑身酥软,他的血在融化,他的心在融化,他的情在融化,他的精神也在融化,与山融为一体,与水融为一体,与绿融为一色,与云融为一色,最终定格为一瓣永恒的心香……

闻罢茶香,将茶放置唇边,悄悄吻她,如同吻了当年那一枚绝色的浣衣女子。

那是多年前的事,也是在这个湖畔,在一朵荷花旁边,一浣衣女,二八芳华,明眸善睐,脉脉含情。她静静注视他,他默默凝视她,四目相对,迸出火花,爱的火花……

浣衣完毕,那枚女子,缓缓站起,若云飘去,留在他心中的,唯有那双瞳剪水的眼睛……

他痴情想她,真情漂流,流淌在他的血液中,年华似水,情无绝期……

他轻轻张嘴,啜饮一口,将茶含在嘴中,这种茶香,是一种清香,这种香,像金钱草香,但是不生涩,像咖啡的香,但是不苦口,像苦丁茶香,但是也不苦涩。

他喜欢这样的香味,这种香味,像浣衣湖里宁静的水,用这样宁静的水,安放他若水的心情。此时此刻,他的心境,平若明镜,格外空灵。

他又轻轻品一口茶,凝睇那浣衣湖面,浣衣湖面,荷叶田田,嫩绿可人,绿若翡翠,绿得夺目,嫩似露珠,弹之欲破,荷叶丛中,很多花骨朵,唯有一荷花,羞答答绽放,花瓣洁白,但花瓣边缘却为水红,这是当年那一枚浣衣女子的心吗?花瓣之上,花心之中,是雨水吗?是露珠吗?点点水滴,晶莹剔透,可是那一位浣衣女孩的滴落的情愫?那种情绪在他心中疯长……

他惆怅站立,微风轻轻起,拂过柳梢头,柳梢拂过他的脸庞,柳梢如那温柔的茶香,他微微闭目,深深呼吸,轻吸那飘过的一阵阵清清茶香,思念的情绪渐渐淡了,如远方朦朦胧胧的柳烟,他的心又逐渐归于平静……

猛然,他感到心情无比舒畅,无比惬意。是啊!茶香袭来,渐渐飘飞,茶香再来,又徐徐飘散,再浓的茶香,也要飘去。唯有化为那一瓣心香的茶香,才会久久地在心中划一道永世的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