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 泷

一场花瓣与一场新绿交接后,失落的四月芳菲,绝尘而去。于是,又一个葱茏的夏季,在日历上跃然振翅;梧桐如盖,大地清新。斯时,2018年荣获首届“凤凰山杯”全国山水诗大奖赛落下帷幕,我市诗人四木以其卓然雄奇的创作实力,力拔头筹,荣膺大奖赛一等奖。

“凤凰山杯”大奖赛由辽宁凤凰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凤城市委宣传部、诗选刊杂志社共同主办。自2017年11月至2018年4月底,参赛人数7391人,参赛作品近2万首,覆盖了国内外,经评委会初、终评,仅有二、六、八名诗人分获一、二、三等奖。

无疑,诗人如林,诗作如潮的赛事,获奖者皆是“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的佼佼者,而四木先生斩将夺旗,脱颖而出,一举跻入一等奖宝座,愈加难能可贵,不同凡响。

四木,即杨梓林,巴林右旗人,研究生学历,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他曾在基层企事业单位、宣传部门和政府机关工作。业余闲暇,酷爱文学,从1996年开始尝试诗歌创作,一直笔耕不辍,连续在《满族文学》《百柳》《赤峰日报》《红山晚报》《内蒙古诗词》等报刊发表诗歌上百首。相继出版诗集《木码头醉了》(内蒙古人民出版社)、《麦子哭了》(作家出版社)两部。近年来,在钟爱的诗歌园地里,四木先生创作势头日炽,多有精品力作,并致力于冲击国内名刊大刊,作品散见于《诗刊》《诗选刊》《星星》《北京文学》《散文诗世界》《作品》《草原》《内蒙古日报》《中国风》等国内、自治区内重点报刊。其诗歌《一口土井的高度》在《草原》发表后,一举入选《2013中国诗歌年选》,此书为花城出版社全国年选系列,具有很高的知名度与权威性,整个内蒙古诗人作品入选者凤毛麟角。

赛事,最强大的是作品,最孱弱的也是作品。评委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翁方纲“诗以神韵为心得之秘”是评委的共识,作品的高度方能产生征服评委的力度。

让我们选择四木先生获奖作品《凤凰山,凤城是你无法割舍的半亩庭院》的一段加以品味:

男儿,当立志出关

东临朝鲜,南望大海

西北毗邻蒙古高原

天下之大,故事之奇

登高眺远先荡平家门口的雾障

而辽远与辽阔,才是你安放

灵魂的居所……

诗句的大气与情怀,让人油然想到刘熙载《艺概·诗概》的“诗品出于人品。”是的,一边是诗人驿动的内心,一边是身外安静的语词,二者的蜜月,便诞生了诗的华章。这是神秘的缘分,更是自觉的语言训练与强大的理性积累际遇,而迸发出的灵感火花。在此,诗人的天分、才情则处于从属地位。

诗心是相同的。我喜欢他的《绿色课堂》,尤其是前四句——

语文老师说,草原的美丽

常常使镰刀醉倒在稻草旁

任何赞美的语言

都显得苍白无力

镰刀醉倒在稻草旁,令人意外且迷醉。四木先生的诗里面,有多处这样的意外与迷醉——“勒勒车的影子/被岩鹰赶到云深中/羽化成绿叶般飘动的水”;“飞鸟郁闷时的模样/像没有讨回工钱的农民工”;还有2017年4月《诗刊》的《群峰之上(外一首)》等等。

四木不追风,诗歌有自己的意境和审美。他推崇南宋著名江湖派诗人戴复古关于诗歌的观点:意匠如神变化生,笔端有力任纵横,须教自我胸中出,切忌随人脚后行。

“诗书勤乃有,不勤腹空虚。”四木写诗,不是兴之所至信马由缰,而是以勤为上,精雕细琢,具有捻断数茎须的精神。一次外出,我们住在一起,他灵感骤至,写下一首诗。但他当天晚上和翌日清早,修改润色了无数次,直到自己满意方止。就此次参赛作品而言,他几易其稿,不断完善,有时一个晚上辗转反侧,直到有了好的诗句方才安然入眠。他对诗歌的痴迷,由此可见一斑,之所以荣获大奖也属于种瓜得瓜。

有位诗友赞赏他:“你的内心像一捧清澈的水。你守候一片自己的清净,无关尘世,无关风月,求的就是一种善良和淡然。” 诗友的话不谬,这是对四木先生诗品与人品的由衷的评价。知道他的人都说,文如其人,他是个大气、真诚、仗义、忠厚之人。

四木的诗,有画的气象,有哲人的睿智,有散文家的情愫。他深谙,写天可以取其一角,但必先感受满天气象;画地可以选其一隅,也必先四顾大地苍茫。

四木让人始信:梧桐花开,凤凰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