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事未尝不败于专而成于共。

——(北宋)司马光《张共字大成序》

■原典

天下之事,未尝不败于专而成于共。专则隘,隘则睽,睽则穷;共则博,博则通,通则成。故君子修身治心,则与人共其道;兴事立业,则与人共其功;道隆功著,则与人共其名;志得欲从,则与人共其利。是以道无不明,功无不成,名无不荣,利无不长。小人则不然,专己之道,而不能从善服义以自广也;专己之功,而不能任贤与能以自大也;专己之名,而日恐人之胜之也;专己之利,而不欲人之有之也。是以道不免于蔽,功不免于楛,名不免于辱,利不免于亡。此二者,君子、小人之大分也。

■释义

“天下事未尝不败于专而成于共”语出北宋文学家司马光的《张共字大成序》,是作者于嘉祐元年(1056年)为越州张推官所作。专:专制,专擅。共:共同协力。意思是,天下的事情没有不败于专擅而成于协力的。这句话着重阐明了建功立业之时齐心协力的重要性,以及专擅狭隘的危害性。司马光认为,专擅就势必褊私狭隘,褊私狭隘就众叛亲离,众叛亲离就陷入困窘;反之,协力就汇聚众力,汇聚众力就畅通无阻,畅通无阻就一定成功。

为此,司马光进行了君子、小人之辨。他认为,君子总是乐与人“共其道”,进而“共其功”“共其名”“共其利”,这样,道义必然昌明,功业必然成就,名声必然荣显,利益必然久长。小人则不然,总是“专己之道”,进而“专己之功”“专己之名”“专己之利”,所以不免于道蔽、功废、名辱、利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