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学开始,徐浩云和徐辉灿两兄弟,就是靠在外打工的母亲寄钱回家读书,父亲之于他们,最亲近的时刻就是过年一起吃顿团圆饭。两人一直借住在大伯家低矮的老房子里,兄弟俩共用一个小卧室,两张简易的小床,中间放一张书桌,剩下的空间站三个人都嫌挤,阳光照不进,夏天的下午也显得阴暗。家和亲情,在他们的生活里,都有些一言难尽。

尽管如此,兄弟俩读书却很用功,今年,弟弟以理科552分的成绩被广东工业大学土木工程专业录取,哥哥也以理科514分的成绩被广东医科大学儿科专业录取。

破碎家庭下长大,两兄弟小学起借住大伯家

阳山县七拱镇谭村偏僻的一隅,是徐浩云和徐辉灿两兄弟长大的地方。两兄弟可以一起考上重本,在很多了解这个家庭的人眼里是个奇迹。小学开始,因为父亲赌牌等原因,双亲感情破裂,母亲远走他乡,再也没有回家,而关于父亲,最亲近的记忆也只是过年一起吃顿团圆饭。

兄弟俩从小学起就寄住在大伯家,读书用的钱,主要靠在外打工母亲寄钱回家,但母亲自己也过得辛苦而拮据。好心的大伯给了两兄弟一个落脚地,供他们吃饭,然而自己日子也很艰难,还养着一个小朋友,想帮再多也是有心无力。大伯还有个弟弟,也没有结婚,平时做一些杂工,也会接济一下两兄弟。

“当年他们敬杯茶我,我就要尽自己的责任。”大伯还怀有着农村朴素的“长兄如父”的观念,虽然不满弟弟的不出息和不负责任,但还是努力看顾着两个侄子。

大伯自己有哮喘病,现在还不能断药,家里还有个行动不便的老母亲,也要他看顾。房子只有两间卧房,一间给了两兄弟住,很小,两张约一米宽的床并排放着,中间一个书桌,这样已经基本挤占了所有的空间,屋里站3个人,已经显得拥挤了。因为阳光照不进来,房子里阴暗潮湿。

房子是1983年建的,下雨的时候会漏雨,遇到雨季还会渗水进屋。家里的家具都上了年纪了,一台小电视机,打开还是雪花点,放半个小时才能看到影像。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两兄弟也是性格迥异,哥哥喜欢到处转,去朋友家玩,而弟弟,则喜欢窝在房间里看书。徐辉灿说,小时候没有过很贫困的感觉,只是念到高中,出去看到同学的生活,方感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被哥哥“逼”成学霸,学霸弟弟说自己是“书呆子”

小学毕业之后,徐辉灿曾经去母亲打工的地方读初中,但中考差25分,没有拿到免费留在当地读高中的机会,就回到了清远。

徐辉灿说,自己是被哥哥“逼着”用功读书的。以前,他的成绩并不算拔尖,刚回来上高中,还会有种陌生感,也没想过要好好念书。这时候哥哥语气很严厉地“威胁”他:你给我考好一点,我会盯着你的。说不清是触动了哪根神经,但从此,自己就开始认真学了。

“那时候我精力很旺盛,又没什么朋友,就用在学习上了。”他回忆。

从高一开始,徐辉灿就坚持早晨6点起床上早自习,晚上比高年级想学生更晚回宿舍。看到高二有很多学生去走廊上背书,他也跟着学,跟他们比谁更大声,将自己沉浸到一个忘我的境界中。“就像修炼一样,想读书的感觉。”他形容。

英语是徐辉灿最大的偏科,初中时候,听到英语就想睡觉,考试从来没有及格过。决定要好好读书后,他学一课就背一课的课文,记单词不记完就不允许自己吃饭。

努力的效果很明显:刚进高中分班的时候,学校有5个实验班,徐辉灿按成绩只分到了普通班,但是,半年后,高一期末考,他考到了全县第一。

整个高中,他都保持着这样的学习状态,因为学习太努力,整个年级都知道徐辉灿是谁。平时,他讲话很慢,总是一副不急不忙的样子,只有在背书的时候,语速才会快起来。压力太大的时候,徐辉灿会去跑步,跑着跑着,就会把那些负面情绪忘了。

最终,在今年的高考中,徐辉灿取得了理科552分的好成绩,被广东工业大学录取。

但这样的学习经历也给徐辉灿留下了很大的影响:他现在依旧很不自信,同学们笑他“书呆子”,徐辉灿也觉得自己确实就是“书呆子”。平时,徐辉灿不喜欢讲话,但是,在别人问话的时候,他会很礼貌地作答,遇到不想回答或不知怎么回答的问题,会腼腆地笑笑。他总是温和的、沉默的,不争辩、不解释。

“哥哥指点了我,其他的就靠自己来了。”回忆起这段被哥哥“逼”成学霸的经历,徐辉灿用一句话形容。

考上重本依然选择复读,哥哥想做儿科医生

两兄弟长得很像,但与弟弟过度的沉默不同,徐浩云阳光开朗、幽默善谈,今年高考完,他马上出去打工给自己挣大学的生活费,至于蓝丝带助学,也是他在同学那里听到了信息打电话报名的。

其实,去年高考,徐浩云已经考上了重本,被南方医科大学录取,但是,因为自己想做儿科医生,而当时录到的是法医专业,所以选择了复读。“鬼片看多了,没胆量。”徐浩云咧嘴笑笑,生活的重负下,他依然保持着少年的跳脱,而且具有丰富的联想能力。他说,录取结果出来后,曾经有老师建议他去读,但自己当时觉得做法医压力很大,担心鉴定错了会影响案情判断,而且与自己的职业期待不一致,所以还是选择了放弃。

而儿科医生,在徐浩云心中代表的是生命和希望,虽然也会有很大压力,但是,自己会成长的。

家庭的境遇给了徐浩云很大的压力。大伯总会跟他们说一句话:家里穷,不读书就没有翻身之日。“现在物价高,建房困难,假如不好好读书,你怕要差过大伯哦!”他总会用这句话督促两兄弟。

高三的时候,徐浩云一度得了胃病,吃不下饭,只靠喝奶茶和营养快线补充营养,瘦到不足100斤。他没有告诉家里,自己偷偷去医院检查,结果被告知是压力太大造成的。为了缓解压力,他就去打篮球、跑步调节。这种压力导致的胃病,复读时又来了一次。他知道,自己不能像别的孩子那样跟父母撒娇,总是自己扛过去。

一年的复读,让徐浩云感觉自己完成了一场蜕变。以前,他对于人生是有些茫然的,很多东西都只是凭着感性去认知,现在,他感觉自己心态有了很大变化,未来也渐渐清晰起来。他想过了,现在儿科医生很缺,自己的兴趣正好与未来社会的需求相契合,希望能够通过自身的努力获得良好的发展,等以后挣到钱了,他希望能够回馈社会。“有钱了,不拿出来做点好事,存着干嘛?”他表达了自己的金钱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