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5日,清新区山塘镇派出所所长赖继贤收拾行李准备前往北京。因该镇在“雪亮工程”试点建设项目上的突出工作,市公安局清新分局荣获“全国政法综治智能化建设创新案例”这一殊荣。

出发前,赖继贤再次谈到了这张隐匿在山塘上空的“天网”,他指着镇视频监控中心的大屏说,“从缺失到补强,从开启试点到逐步完善,希望大家共同打造的这张‘天网’,不再留下遗憾。”

“‘阿福’应该能早点回家”

赖继贤口中的“遗憾”是一起轰动清远的儿童拐卖案。

2016年5月27日早上7时许,太平镇马塘村委会大坪村的5岁男童“阿福”在家中走丢。案件发生后,清新警方立案并全力侦查,但苦于该村内无监控视频,“阿福”的行踪成了一个谜。

“虽然事发地在太平镇,但具体位置靠近山塘镇的管辖范围,而且山塘东接石角,南连四会,疑犯经此逃窜的可能性很大。”案发数天后,赖继贤接到上级安排,包括他所在的山塘镇派出所加入到“阿福被拐案”的外围侦破中。据他回忆,因为迟迟未能锁定疑犯,虽然自己只参与外围工作,但在电话沟通中也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压力。

搜索目标锁定在距离马塘村最近的马鞍村委会。通过现场走访,派出所干警在该村交叉路口发现了一台“球型视频监控”。调取视频内容后,赖继贤气不打一处来,原来这台“球型视频监控”是个老款设备,像素差、动态捕捉能力弱,就连安装位置也是离地5米多,当时只考虑了覆盖角度,却没有保障画质。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突破口,结果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空欢喜一场的赖继贤心里清楚,当时清新区197个村委会共计安装摄像枪230支,平均一个村委不到2支摄像枪,基层农村在视频监控系统力量上相对薄弱。由于缺乏重要线索,一时间,整个案件侦破工作陷入僵局,直至8个月后。

2017年2月6日,被拐走8个月的“阿福”在市区出现,又恰好被在此闲逛的父亲和婶婶撞见,随即报警。这整个过程被市区的视频监控捕捉到,警方通过视频画面信息第一时间锁定嫌疑犯。

“如果我们村镇里的视频监控水平,像市区一样,‘阿福’应该能早点回家。”赖继贤的话里有遗憾,也有希望。他直言,“阿福案”对自己的影响很大。因为案发地缺乏视频监控,案件几度陷入僵局,正当山穷水复时,市区监控提供的高清画面又令整个案件柳暗花明起来。完善视频监控,全面覆盖、提质换档是其中的关键。正是从那时起,他在山塘镇内进行可行性调研,力推“平安山塘视频”的建设项目,并选择岗坳和松岗村委会进行前期试点。

“按图索牛”,山塘镇视频监控从10来公里找回12头水牛

“我家的水牛丢了。”今年6月,正在值班的山塘镇派出所副所长张伟力接到一通电话。

电话那头,失主侯鹏飞心急如焚,12头水牛市价15万多元,集体走丢与倾家荡产无异。电话这头,张伟力也发现情况不妙,“失主苦寻一天未果才来报案,说明不是普通走丢那么简单,更何况12头牛这么大的目标,走丢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将案情记录完毕后,张伟力联系到山塘镇视频监控中心,打算从近期的监控视频入手。

“天网”提供的监控画面显示,牛群走丢前曾出现在河岸一带。张伟力介绍,案发前恒平村委会已安装了21支高清摄像枪,其中几支正好分布在河岸附近。通过视频监控提供的线索指引,山塘派出所确定牛群是往花岗村委会方向去了。

>>下转A0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