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友

清末民初,内江的工业主要门类有:以制糖为主的食品工业,以生产夏布和棉布为主的纺织工业,以生产铁器为主的金属制品工业等。民国时期,棉布、夏布这两大纺织业发展较快,成为当时内江经济不可或缺的产业。

内江土法织布,始于清光绪十七年(1891)东乡高桥附近张姓兴办的土机织染厂,以腰机织布,使用的是竹木结构的手工纺车,是内江全县纺织业民族资本工业萌芽。

1912年,邹德成在桂湖街曾家祠堂创办维新织布厂,资本1200元,织工27人,年产布1500匹,后又有东兴人刘万章在史东乡插剑山创办厚生丝厂。1913年,从日本引进铁木混合结构拉梭织布机,开始生产宽幅白布。1916年,王荫槐在学院街兴办荫槐织布厂,有职工17人,年产布1800匹。1923年,小西街钜康线袜厂投产,资本800元,职工12人,年产袜3000打。

之后,内江纺织业这个传统民族工业得以持续发展。至1931年,仅内江县就有织布业户119户,从业人员1298人,并拥有铁轮布机587台。此时,木质梭机还有71台在一些布厂继续使用。

1942年,文滨、恒丰、福同、光荣、荣祥、惠华、西川、良发等8家织布厂共有布机130台,工人206人,年产花布20150匹、白布12800匹。

从生产的品种来看,之前的1923年内江棉纺织业仅能生产布匹和袜子一类的穿着用品,经过不断的更新设备,技术革新,新品种引进等,棉纺织品的品种在原有布和袜子基础上,到1935年,增加了花布、毯子、毛巾等居民日常家庭必须用品。一个多品种的生产体系已见雏形。满足了部分市民对纺织品的需求。尤其是内江生产的白布,以其价廉物美、实用耐穿颇为自贡盐场工人和威远井下作业煤矿工人喜爱,成为畅销大宗纺织品。

1946年,参加织业公会的有115户,从业人员320人,产白布25000匹、花布15000匹、产袜子12000打、毛巾24000打。其后,随着国外布匹和棉纱冲击市场,内江的棉织各种产品均受到程度不同的影响,其市场空间逐渐缩小。

除了棉布,内江也生产夏布。夏布生产在当时内江县的观音滩(小地名)、田家场及周边地区,发展成农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夏布的原料为本地产的原麻。观音滩生产制作衣物服饰的夏布,田家场生产蚊帐所需夏布。夏布均为本色加工,衣衫为淡黄色;蚊帐料为青色,要变成美观大方、漂亮鲜色的成品,还需经内江城里的加工作坊进行下一道工序,后期耗时约半个月,产品方能上市。

据史料记载:早在清道光、咸丰年间,内江产夏布就远销成都及长江沿岸的重庆、汉口、上海等重要港口城市。1926年,观音滩全年约产衣料14万匹,田家场产帐料布约65000匹。量大、价低、物美、适用的夏布吸引了来自重庆、山西等地商人前来采购,然后分销至川内各地及湖北、上海、江浙,甚至销至朝鲜等地。重庆帮的胡沛三、鄢文卿,山西帮的联成字号、庆记字号,内江本地的黎栋材等是内江夏布外销的主要商家。销往上海的夏布均用五色十字绣“刺绣”、“挑花”,用户主要用来作台布等装饰用布。其中,细夏布可与当时的人造丝、乔其纱比美,是制作夏衣和蚊帐的好布料;印花夏布是上海人制作高级旗袍的上等布料,深受消费者喜爱。

由于经营利润看好,内江河坝街1933年就开设有专销夏布的店铺16家,可见行业之兴旺,其况堪与“夏布之乡”隆昌比肩。

内江所产的细夏布,按业内人士的话说,有上千个“头”,“头”即经线。如此多的经线如何能快速数清,这一难题,被精明的经营者破解。2013年,原经营夏布的工商名流阴均陶,曾向笔者讲述起几十年前的夏布经营往事:当时有一种特殊的显微镜,将镜置布头中部,镜中见一丝,即为40头,如在镜中见20丝,就是800头,依此法计算,即成。

受到抗战交通阻塞,运输不畅,货币不断贬值,人们对服装用料消费多样化需求等因素影响,至解放前夕,内江仅剩为数不多的夏布生产户及商家。

解放后,随着大型棉纺织企业的兴建,各类棉纺织品、化学纤维大批量投放市场,内江手工生产夏布和棉布渐渐成为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