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英 文/图

在资中,古时有两个闻名巴蜀的“珠江书院”,一个在资中县城,一个在甘露镇,有不少书写“珠江”的石刻题记、咏“珠江”的诗文,至今有以“珠江”命名的“珠江旅馆”、“珠江茶楼”、“珠江饭店”等,皆是沱江资中流域又称之为“珠江”的缘故。沱江资中流域缘何称为“珠江”呢?原来“珠江”的得名与孔子之师、周朝大夫苌弘有关。

据《汉书·艺文志》记载:“苌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东晋常璩《华阳国志》:“苌弘之血变为碧珠”。唐代《庄子疏》:“苌弘放归蜀,自恨忠而遭谮,刳肠而死,蜀人感之,以椟盛其血,三年而化为碧玉”。宋代《庄子口义》载:“苌弘被放归蜀,刳肠而死,蜀人以櫃藏其血而化为碧玉”。明代史学家曹学佺的《蜀中名胜记》载:“苌弘氏,孔子尝问乐焉,死之三年而血化为碧”。史料亦记载:“碧血化珠流入资江滨”,沱江资中流域古时亦称“资江”。

苌弘,字叔(约公元前565-前492年),资中人,周朝大夫,他毕生尽心竭力扶正周室,却为诸侯所忌,周敬王轻信谗言,将他治罪,后来被放逐回乡。相传他回到蜀地龙水桥(今资中发轮镇龙水村),仍遭奸臣派人秘密追杀,他带着仆人乘舟顺龙水河而下,舟泊到资江(今沱江资中流域)牛碾沱,进入牛碾溪(今资中甘露镇)的龙洞河隐居。不久,奸臣秘探追踪而至,他知道难逃脱追杀,便告诉仆人:“我一生效忠周朝,却遭谗受诬,只有以死表忠心,请将我的血收藏,三年后让它再见天日。”随即剖腹自尽。

后人遵照苌弘的遗嘱,将其鲜血密封窖藏于龙洞河岩穴里,三年后取出,见他的血已凝成一颗澄碧闪光的宝珠,因不慎,血珠坠地滑入龙洞河,随波逐流径直滚进资江,顿时霞光冲天,从此沱江由资阳流经资中境内一段便称为“珠江”。苌弘避难乘舟途径的资中球溪河古时也被称为“珠溪河”。成语“碧血丹心”和“碧血化珠”亦由此而来。

明代道教真人张三丰(辽东懿州人)游历华南、西蜀来到资中,曾在苌弘隐居的甘露镇龙洞河修炼,并于明辛丑年(1421),在龙洞右壁上题赞颂苌弘的崖壁诗:“无价明珠一颗,光吞法界尘沙,圣凡人物天地,流通点滴何差”。

清代嘉庆壬戍年(1802),资州直隶州州牧赵遵律游历甘露龙洞河后留下有:“狰狞怪石老龙盘,洞口泉飞夏月寒。疑有忠魂消不尽,泪河泻作怒潮看”;“苌公(即苌弘)一去二千年,鸿飞泥印犹留传。只今寂寞资江岸,夜深仿佛闻诵弦”等诗句。清嘉庆七年赵遵律《游龙洞碑记》是研究苌弘难得的史料。

苌弘避难和剖腹自尽的甘露镇,是古资州月山县(隋义宁二年建县)治所。至今保留着资中“第一禅林”甘露寺古刹(1991年列为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资中现存最早的唐代摩崖石刻等古迹以及孔子之师苌弘、才学超凡的道人张三丰、国画大师张大千的遗迹和传说,还有许多描写“珠江”的诗文。

清嘉庆十五年始任资州直隶州州牧的刘炯(顺天大兴县人)形象地描绘出“珠江夜月”景色:“珠江澄净暮云收,皎皎金波天际流。自是清辉摇碧落,玻璃万倾色含秋”。

刘炯又诗云:“水气之精者,上积为银盘。每逢三五夜,当空何团团。浮云不敢翳,流影来江干。月白倍皎洁,江静无波澜。照见游人心,径寸光明完。世界尘与浊,洗涤良非难。深潭渺莫测,下有骊龙蟠。宝珠两激射,相对影不单。鱼目那能混,鲛泪休轻弹。是一复是二,我欲穷其端。此理不可穷,此时还独看。从来明镜台,都作如是观”。

清嘉庆十六年(1811)始任资州训导的苟珣(新津人)诗誉:“明月常在天,明珠常在水。有时月与珠,弄影翻波底。君不见资水浩渺示灵奇,夜深月照静如绮。下有骊龙垂头睡,上有嫦娥舞袖起。斯时鱼目宁敢混,但见菱花映海里。是一还是二,其幻莫轻拟。我欲叩冯夷,仔细问此理。冯夷默无言,付之一笑尔。彳亍立苍茫,阒寂数峰紫”。

1901年,清朝状元骆成骧《珠江夜月》诗曰:“百尺绿崖阴,清沱一俯临。碧天空水底,珠月定江心。伏蚌知盈阙,探骊识浅深。广寒今夜客,应惜白河沉”。

1956年国画大师张大千寓居法国巴黎时,那时他已离开故乡近10年了,他凭着脑海里的深刻印象,饱蘸浓墨挥毫绘制出《四川资中八胜》图,以表达作为一个海外游子浓浓的思恋故乡的心情。

张大千虽出生于与资中相邻的内江县(今内江市市中区),但他也熟知沱江流域资中段自古以来便称为“珠江”。在他画的《四川资中八胜》之一“珠江夜月”的款识便写道:“沱水南流经资阳曰雁江至资中为珠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