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范

著名老作家、老诗翁冯国仁先生除了出版《冯国仁文集》(全六卷)以外,还有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诗词集等多部作品出版,著作颇丰,声名远扬。

最新出版的《盈雪楼北塞诗选》(中国书籍出版社),是作者边塞诗词的结集。全书充满边疆和民族特色,意浓浓,情深深,鲜活妙然。做为晚辈,我特别喜爱他这些洋溢着美感的诗词,心灵音乐般给人以诗的洗礼与诗的愉悦,读来着实无比畅快。

冯老先生始终认为古体诗词是传统文化,也是先进文化。所以他的创作态度极为端正、严谨,与那种逢场作戏、附庸风雅、生拼硬凑、了无新意的绝然不同。从这部《盈雪楼北塞诗选》全部的三百首诗词中我们发现:冯老所有的诗词作品都在践行习近平总书记的文艺思想,继承优秀的文化传统,积极而大胆地创新。在此基础上,扎根人民,深入生活,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用美丽的诗的语言为时代放歌。

这部《盈雪楼北塞诗选》题材广、体式多、内容丰富,热情弘扬主旋律、传达正能量,每每赏读,如饮美酒,总要品味再三。

“诗人之赋丽以则”,丽就是美,美是诗的重要特征。美的诗,优雅灵动,青春阳光,音律绝妙,必然打动读者,引起读者的共鸣,信为绝唱佳作。

我们来读七绝《吊桥奇趣》:

飞天四使立碧荫,轻挽白虹卧波心。

游客欲往那边走,飘飘凌步荡绿云。

客观存在的吊桥本身就很奇妙,作者主观描写时带进了意绪情调,便形成了诗美。淳朴、自然、顺畅、悠扬,艺术地创造出美妙隽永的诗意,邃有了美的韵味。

古人云:“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思想感情乃至意念,一切都真实真诚地表现,并且言事缘情,情景合一,便灵活生动,亦真亦幻,叫人联想与回味。从形式到内容到风格,都以审美情趣为追求,当是作者的高明之处。

请读这首《海拉尔雪》:

寒流昨夜闹边陲,昼夜城区素蝶飞。

两岸楼高横玉带,六桥车速走惊雷。

雪堆路口千雕像,霜压琼枝万树辉。

滑道幽姿播美乐,破冰入浴畅来回。

这首内容丰富、意象种种又独具风味美特点的七律,多人点赞,赞不绝口。诗中写北疆草原城市海拉尔的城区、楼群、路桥,写车飞、雪舞,写冰雕、雾淞,写滑冰、冬泳……有人有声,此景彼影,或动或静,抽象与具象同时表现,处处见美,犹显鲜活、逼真、潇洒、热烈,达到诗意圆融。 值得一说的是这首诗的语言跳脱,形象明丽,韵律通畅,有板有眼,主观意识与客观存在都统一在诗词的审美之中。

刘勰云说:“怊怅述情,必始呼风;沉吟铺辞,莫先天骨。”风骨乃诗之精神。笔致雄健、鲜明、大气,气韵慷慨,气势浩荡,同样是作者表现的别具一格的诗美。

作者这方面的诗很多,如《马蹄湖》、《乌兰泡观鸟》、《车过红豆坡》、《秀水山庄》等等。

再读七律《题红芍》:

迟春栽种短阶旁,隔岁发枝绿映窗。

雨润红颊娇含露,风拂翠袖暗输香。

琴弦悠咽鹃魂妒,舞扇翻飞蝶影狂。

佳丽万千谁是主,紫裳北域压群芳。

捧读诗翁的《题红芍》,我们在观瞧美丽的红芍这种物象的同时,好似听到弦外之音,并且享受着袅袅余香,从而多思多想。这是因为作者巧妙地用自己的意绪情调和生活乃至人生的体验来展示红芍之美,形成了意境深远高卓的诗的意味美,使人不由自主地进入了诗的审美情趣。

当然,亲情、爱情、友情和乡情在诗里都是美,同样理趣与含蓄也是诗的一种美。

古体词曲是这部《盈雪楼北塞诗选》重要的组成部分,且扎实、厚重,富有独立创新的意义。这些作品或纪行或咏物或唱和,或写景、写人、写情、写意,都面对时代与现实,表现生活之真、世情之善,具有一定的审美意识和文化底蕴。如《满江红·拓荒者之歌并序》、《齐天乐·奶趣》、《木兰花慢·哈萨尔大桥》、《兰陵王·呼麦》等词曲,写得纯朴、逼真、顺畅、通透、热烈,全都境界高远、意蕴深刻、韵律典雅、节奏明快,读来就是一种享受。请读《金缕曲·听长调忆歌后宝音德力格尔》:

长调流心底。向高空、呼情唤爱、隔河飞去。寂寞荒原天籁坠,牧手鞍头喜泣。靓牧民、红都一曲。万种风情,行云遏、更声惊四座人称异。后冠夺、金牌取。四十年后音容易。雪欺鬓、痛摧身腰,玉喉又止。抛撤歌心向绿野,润育夭桃艳李。千百乘、歌台涌聚。远近不辞听长调,再瞻仰、玉后新芳祉。歌震宇,酒逛递。

这篇反映曾获得世界青年联欢节金奖的歌唱家宝音德力格尔的艺术人生的作品,写得有形象有内容有层次有味道,多姿多彩,感人至深,让读者领略到一种诗脉词风。意象、意态和意境融会贯通,将深深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那种精神源头渗透其中。而熟练地把握韵意、韵律,又不断地升华韵味,凭添几分美感,使作品产生了吸引力与感染力,自然增强了可读性。

读冯老先生这部《盈雪楼北塞诗选》,使人感到全书最突出的特点是作者用赤诚之心去热爱生活拥抱生活,以火热的情感去表现生活歌唱生活。视角和感觉又区别于别人,创新地酣歌唱咏,作品便产生意境美、格调美、情韵美、色彩美,从而吸引读者。

《满庭芳·剪毛站小景》生动活泼地描绘生产生活,具有流动的感觉,给读者铺展开鲜活的画面。“纱巾暗解,抛打伊人。逗群女哗然,笑似泉喷。电剪如歌唱起,半羞怯、飞吻频频。”场景现代、欢快、逗趣,流淌着大草原绿色的气息,恰如悠扬婉转的马头琴乐曲撩人醉心。

冯老先生一直用乐观向上的态度面对生活,把握生活的本质,以此打造别有思想和精神品质的诗词作品。

请读《六州歌头·牧马曲》:“热超炎夏,晴雷炸。惊群马。唱酬收。摩托踹,狂飚赛。顺风遛,牧手愁:杭盖孤榆处,崖万丈、倾群忧。风不改,人无奈。紧加油。掣电劈风,似追风雷走,跃上头马。”

大草原牧人骑摩托放马,突遇雷炸惊马,牧人勇猛救群,避免事故。简约、活跃又风骨浩然,真实、激烈且妙趣盎然,牧马人惊心动魄的英勇行为令人激动、感动。如此作品,使人看到生活中的信心、意志、力量,也使人获得生活的激励、鼓舞、希望。

《盈雪楼北塞诗选》将一首首一篇篇佳作呈现在眼前,那种既传统又现代的风让人思绪万千精神爽约,就想跟随冯老先生纵情放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