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帖人大概是在做出版或编辑工作的,因排版的困扰对专名号的使用发了几句牢骚,引来各式各样的跟帖,言论都蛮有趣,还搬出了不少古籍来助阵。最夸张的是此辩论已进行了一年又四个月,累积60楼。

看他们吵架也很长学问呀,以前我都不知道什么是专名号。曾经在一些典籍上遇见过,只感到也许是为初涉古文的人提供一些简单帮助的标识,没想像其还属9种标号之列,且为国家技术监督局所认证。

但现在,终于有了些许了解:用于标明人名、地名、朝代名、种族名、国名、机构名等专名所使用的符号。

不久之前,因“春来江花红胜火”之“江花”也瞻观了一场激烈的论辩。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两位教师在备课中出现了分歧,拿到我这里寻求裁决:本来,大家总是习惯地将“红胜火”的“江花”理解为江畔的春花。细心的林老师却在另一备课手册上发现关于它的物理解释——清晨大气层的雾气较重,波长较长的红光衍射能力最强,因此早晨的霞光照在江面上,将江水浪花映照得“红胜火”。

听起来也很有道理的样子,我也困惑了,是源于自己亲历:小时候,在山坡滑雪,没有控制好方向,结果是大头朝下栽了下来,到了山脚,睁开眼,看到天是白的,云是蓝的。许多年后,我将滑雪的趣事写成文字,结果在刊出后,发现编辑很热心地纠正了我的“笔误”,将结尾改成“睁开眼,天是蓝的,云是白的,真好!”

而关于千年前的“江花”到底是“江畔之花”,还是“江中浪花”只有问诗人自己了。想来被冠以“现实主义诗人”称号的白居易老先生总不会像诗仙一样,任由他的诗句飘逸成“三千丈”的白发或是“银河落九天”的瀑布。

看书虫们吵架,这不正是千百年来人们孜孜以求的“百家争鸣”之理想境界吗?古时,仁人智者“负箧曳屣”、“程门立雪”才能求得的见闻与学识,而今手指轻触便跃然于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