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报记者 项锐 通讯员 李妍妍

姚依伟最喜欢的水杯是鹿城公安分局广化派出所发的。这是一个普通的保温杯,但杯壁上刻着“广化刀锋”四个字。这个杯子不是每个广化派出所民警都能拥有的。

“只有打击民警才有这个杯子。”姚依伟说。他在意的不单是这份荣誉,更是“广化刀锋”背后的精神。正是在这份精神的滋养下,让他从一名误闯进警队的“菜鸟”,成长为现在的“顶梁柱”。

人员变迁之下,铸就“广化刀锋”精神的“黄金一代”如今只剩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近日,姚依伟写下《我眼中的黄金一代》和《广化刀锋》两篇长文,希望留住并传承广化所优秀的打击文化。

好苦,好累,但破案后好兴奋

1988年出生的姚依伟,通过社会招考进入公安队伍。“想着警察挺帅,穿警服挺好看,抓嫌犯的时候也挺酷的。”没想到围城之内却是“好苦,好累,经常加班”。

不过,累和辛苦,都不算什么,委屈的是民警付出许多,仍被群众误解。

2014年,姚依伟值班时接到一起故意伤害案,“七八个人打两三个人,打人的一方全跑了”。现场只有一个人眼睛受伤,立即被送到了医院,案发地在景山又是深夜,监控坏了,没有目击者。面对如此残缺的破案条件,姚依伟加班加点,铆足了劲寻找破案线索。让他没想到的是,最大的困难不是案件本身,而是来自受害人。“受害人到处信访,说我们不作为,怎么还不抓人。”

当时已过了两个星期,姚依伟终于排查出两三个人的身份,“我们还有顾虑,怕打草惊蛇,让其他嫌犯跑了”。

最终,姚依伟顶住压力,经过两个多月的时间,终于把所有嫌疑人全部抓捕归案。

虽然既苦又累,还被群众误解,但谈及把这些人都抓住的那一刻,姚依伟露出了兴奋之色。

最“漂亮”案子是端掉两个盗窃团伙

2013年分配到广化派出所的姚依伟,5年来破获各类违法案件200余起,打击违法犯罪人员400多人,曾荣获鹿城公安分局年度十大破案能手、优秀党员、优秀公务员。

想象着履历丰富的他,最为津津乐道的案子,应该是惊险的、刺激的,没想到却是抓住几个“偷儿”。

2016年底,黄龙商贸城的扒窃案子多了起来,广化派出所每天都能接到两三起这样的警情。“当时身上压力好大。”姚依伟说,没有任何线索。

姚依伟每天扑在派出所里查监控,走访案发现场,试图获取扒手的蛛丝马迹,但都失望而归,直到又一起扒窃案件发生。

由于受害者经常说不清具体的失窃地点和时间,姚依伟再次调取了黄龙商贸城的各个监控,总时长七八十个小时。“早上看,晚上也待在所里看,我和同事看了两三天,终于发现了嫌犯。”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姚依伟很快摸清了嫌犯的落脚点,终于打掉了这个4人盗窃团伙。2017年,黄龙商贸城又出现一盗窃团伙,姚依伟再次将其一网打尽。

“听起来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记者问姚依伟,为什么认为这是自己办得最为漂亮的案子?

姚依伟说,连续打击两个盗窃团伙后,现在黄龙商贸城已经很少发生扒窃警情了,“过程精不精彩不重要,我们打击的目的,就是想要这样一个结果”。

传承“广化刀锋”精神

姚依伟还记得初到广化派出所时的情景,在打击中队办公室,墙上挂着“2012年度分局优秀打击办案中队”牌匾。“当时我心潮澎湃。”姚依伟说。

不过,性格比较内向的姚依伟,在新警的那段时间内碰了不少壁。姚依伟庆幸自己报到时,正碰上广化派出所的“黄金一代”,在浓厚的打击氛围中,他没有因碰壁而畏缩,反而敢于碰任何案子,“因为有坚强的后盾”。

姚依伟疯狂地从“黄金一代”身上汲取各种办案技巧,但更多的是“广化刀锋”的精神,是“队伍凝聚力,集体荣誉感,还有责任与担当”。

5年间,随着人员不断调离,曾经的“黄金一代”只剩下不多的几个人。“我想把他们的事迹记录下来,让这种精神传承下去。”姚依伟说,为此,他花了几个晚上的时间,写下《我眼中的黄金一代》和《广化刀锋》。

姚依伟说:“希望无论是刚分配过来的新警还是新加入的刀锋成员都深受这种文化的熏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