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城区婚姻登记处婚姻家庭辅导员徐兰琴

立法部门应根据不同情况,采取相应措施,对设定冷静期的离婚人群进行区分

——北京炜衡(温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金陈漫

低结婚数反映了温州年轻人人口外流在加速,外来年轻人流入减少

社会包容度的逐年提升,让婚姻不再是唯一选择

学历的进步和高房价、高结婚成本也导致婚龄的推迟

——温州大学法政学院教授、社会学专家徐旭东

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