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已经过世30年了,我至今保留着一张他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摄于河北承德的“旅游”照片,老人家一生忙忙碌碌,退休前忙铁路工作,退休后当街道主任,忙街道那一大摊子事……这张照片里有我的父亲(后排左三)、儿子(前排左三)和姐姐(后排左二)全家。这是父亲第二次去姐姐家。

  父亲第一次去姐姐家还是1962年姐姐结婚那会儿。那时,姐姐由北京冶金工业展览馆下放到一个全国大型重工业企业的工会工作,姐夫原来是部队文工团的小提琴演员,周末单位有舞会,他担任伴奏。姐姐是工会干部,又具体负责文艺工作。在舞会结束后,姐夫便找理由将提琴“存放”在姐姐那里。“这可是我当年参加赴朝慰问演出的琴啊!过些天,电台还约我去录制《新疆之春》呢,一定帮我保管好”,于是提琴便像一条爱情的红线将他俩联系到了一起。

  1962年,正赶上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婚礼也是非常简朴,把同事们聚在一起,吃点水果糖、伊拉克蜜枣。同事送些毛主席像、水杯。父亲特意代表全家从北京赶去,送去一个铝锅。回京后同母亲有些酸楚地讲:“孩子结婚怎么连双新皮鞋都没有穿?”但令人欣慰的是:那次婚礼举办地是在食堂餐厅,同事们去的很多,很热闹,姐夫小提琴伴奏,姐姐独唱《绣金匾》、《珊瑚颂》,随后,还举办了舞会,这在当时企业单位里已经算很不错了。

  父亲第二次去承德,已经是改革开放后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姐姐家已经是五口之家了,生活得很幸福,父亲很高兴!另外还有一件让他高兴的事情是,搞了一辈子铁路勘测,路龄40年的父亲,乘火车几乎走遍大半个中国,唯独没有坐过飞机,那次老人家有幸赶上当时旅游部门推出的一个空中乘飞机俯瞰承德全貌的项目,于是,他带着孙子,生平第一次兴致勃勃地坐了一次飞机。

  听姐姐说,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看到姐姐家有新制作的家具还没有刷漆,手便痒痒了,什么栗子粉、地板黄、清漆,像模像样地调配好,便认真地把家具油漆了一遍。据说还挺漂亮,让姐姐很过意不去,直说:“您看您,让您到避暑山庄玩儿来了,您怎么干起活来了?”父亲说:“这不,我闲着也是闲着,捎带脚的事!”

  文图提供 孙家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