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元鹏

成都市民张女士近日前往税务部门办事时,发现名下冒出5家公司。因上述公司没有按时办税,导致她上了黑名单。张女士没有办过公司,以前遗失过身份证,应是身份信息被人冒用。8月27日,工商部门表示,如果张女士想撤销这5家公司,必须做笔迹鉴定,证明签署工商登记材料的不是她本人,系被冒用。(人民网)

张女士只有一个诉求,就是将这些公司从名下注销。然而,工商部门表示,张女士必须证明这些公司是被他人冒用身份注册的。这就牵涉笔迹鉴定,而笔迹鉴定需要上万元费用。张女士认为,鉴定费用不应该由自己出,因为自己是受害者。于是这事情就这样被搁下来。

类似的情况,近期在国内多地也发生过。要注销自己名下冒出来的公司,市民往往受尽折腾。

在简政放权的时代,注册公司确实越来越方便了,然而也存在一个问题,注册公司太简单了,导致一些虚假公司、皮包公司、骗子公司轻易出现。简政放权是对的,但是简政放权不能纵容注册乱象。不法分子拿着非本人的身份证办理业务,为何一路畅通?这就暴露了有关部门审批把关不严的问题。

冒用他人身份注册公司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开展违法生意,逃避法律制裁。名下冒出公司,有错的不是无辜的市民,而是有关部门的审批不严。那么,在纠正错误的过程中产生的任何费用,都不应该让无辜的市民承担,而必须由审批部门承担。只有这样才能倒逼审批部门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把好关。因此,不能总是让被冒名者自证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