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周末在家做几个简单小菜,起锅装盘后会忍不住拍张照片晒晒朋友圈。点赞数自然不少,但相熟的朋友也会建议:换张餐垫吧!起初有些大不以为然,不就是一张餐垫嘛!换不换有啥区别?

几年前搬入新居时,怀着对新生活的渴望,在网上千挑万选,选中一款红黑白三色花朵相间的塑料餐垫。后来随着陆陆续续购入蓝色的西式餐盘、粉色樱花点缀其间的日式小碗、中式描金大汤碗,的确发现,这些好看的餐具,放在艳丽的黑白红餐垫上,好像不那么好看了。

但也不想就此换新的餐垫。对于实用主义至上的美食家而言,餐垫和餐具颜色是否搭配,并不影响大快朵颐的心情。直到有一天,好友第三次提出换餐垫的建议,我才想起来,要不,换一款试试?

凭着这几年略有长进的审美力和对色彩的直觉把握,这回选了一款蓝白条纹相间,风格简洁的编织餐垫。第一回上镜是衬一碗自制的宫保鸡丁盖浇面。嘿,可别说,还真是“鸟枪换炮”不一样了呢!往后又试了几回不同的餐盘和菜肴搭配,新餐垫如同默默无闻的绿叶,总能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作为主角的菜肴之色香味。

由此收获两点想法:一是选择餐垫,还是以简洁款为佳,以免喧宾夺主;第二点,就有点“生活美学”的意味了——有时候,细节上的精致和讲究,是真的有意义的。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大多数人根本无暇考虑碗的花纹和色彩问题。毕竟那年头,让碗里装上足以吃饱的饭菜才最重要。到如今,餐垫几乎成了年轻人餐桌布置的标配,为不同菜系搭配不同风格的餐具,甚至为了一双筷子有没有放垂直都要反复调整的也大有人在。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来说,这些都没有非此不可的功能性,而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重这些“无用”的细节时,至少从一个角度证明,我们的社会进步了。

这些小细节真的是“无用”的吗?我并不这么认为。丰子恺先生在《无用之美》中谈及绘画的作用时说,博物馆里的梅花图是有实际功用的,用以教学生了解梅花形态结构;文人扇子上的梅花是“没用”的,因为它不会多制造一丝凉风。然而两者相较,“没用”的后者,才是真正“美”的。而“美”,往往能给我们的心灵带来独一无二的慰藉与体验。

无用之美,能够制造出理想的氛围和仪式化的场景,让人在细细品味琢磨的过程中,远离庸常和焦虑,领略一个全新的自己和全新的生活。它可以是一张新餐垫、一沓永不寄出的信笺,或是一束不到一周就会凋谢的花。

前面说到,社会的进步,使得温饱问题不再是每天要考虑的头等大事,但享受细节之美,依然是一件奢侈的事。大多数时间里,我们紧盯手机,生怕错过一条最新推送;饭点来临,纠结再三后叫一份外卖,在一次性塑料餐盒中草草完成进食。由此也形成了现代社会一种奇妙的吊诡:一方面,精心布置的餐桌、美食(或是其他生活场景),总能在社交网络平台获得点赞无数;另一方面,我们比过往任何时代的人们过得都匆忙,穿松垮的快销时装出门,用生命力不到三个月的流行语写文章,以购物的方式度过全年每一次节日。

真正的细节之美,需要花时间、耐心,甚至是人生经验的积累去慢慢把握、维护。不过在网络时代,似乎这也可以“速成”、变现。社交网站大热的某款家居用品,美则美矣,价格不菲,买回发现还是伪劣商品。更严重的是,就连我们对“美”的定义,也很可能是电商平台一手精心策划塑造的。比如,越来越多主打“生活美学”旗号的美食照片和视频,清一色都是90度垂直俯拍,白色碗碟加原木色托盘餐具,可能的话,边上还有一只宠物猫。当“美”丧失了创造性,成为模式化的千篇一律的模仿时,还能称之为“美”吗?

所以,还是抛开那些所谓的“网红款”吧,用心寻找、大胆尝试,每个人都能发现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细节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