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三十日,我随孩子们去浙西大龙湾,准备去漂流。买票时,才知道,60岁以上的老人和有高血压、心脏病的人禁止玩,有了意外人家不负责任。女婿劝我:算了,七十多岁了,别冒险了。我开始犹豫,女儿却坚定地说,没事、没问题。说实在的,我自己也想尝试一下,漂流是多时尚的事啊!于是,女儿签了字,后果自负;这还不行,我本人也要签字。注意事项我认真读了,和女儿坐一只船。女儿是医生,我很托底。

漂流的橡皮船有上百只,工作人员把橡皮船逐一拉到浪头口上,再推下去。第一个浪头有四米高,最高的浪头六米高。我牢牢地坐稳,两手紧紧地拽着拉手。“嗖”地一声下去了,只觉得一桶冷水劈头盖脸地浇下来,我一下子就蒙了。看船,没有了正确方位,一会儿横着,一会儿竖着,来回撞着两边的石头,船里进了一半水。这才后悔,上来时没有在门口买水舀子。人家用水舀子盛水,我们只能用手捧水往外泼,还生怕一会儿又来浪头。很快又来一波浪头,我闭上眼睛,可是水又冲进了耳朵,人也坐不正,躺下去啦。蹬着女儿的脚,好不容易才坐起来。又一个浪头打过来,一吸气又呛水了,好难受。整个漂流过程,只觉得有十多桶冷水从头浇到脚。浪头打得我躺下、坐起来、坐起来又躺下,整个人始终泡在水里。

我们的船行到一段狭窄的水道,几只橡皮船堵在了一起。我们正看着前面想办法如何“突围”,后面又上来了几只,其中一只与我们越靠越近。当两只船贴上时,我们的船翻了,我和女儿都掉进了水里。我记着女婿上船前嘱咐孩子,水并不深,真要掉下去就站起来。我就马上站起来。与此同时,女儿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腕,不顾一切地把住我。想起平时常对女儿发脾气,这一瞬间,感到无比温暖。在周围人的帮助下,我们把船翻过来。不知哪来的机灵劲,我迅速爬上了船,因为有好多人帮忙扶着,船纹丝没动,我像是爬上了岸,女儿随后也上来了。遗憾的是,女儿丢了一只鞋。

好不容易到了终点,算下来,大浪头共有八个,小浪头无数。我觉得时间很长,可是孩子们却觉得还不过瘾。到终点时,我偷眼望去,还真没有老人,连五十岁的人都没有。

我今生尝到了漂流的滋味,刺激,不愧是年轻人喜欢的时尚活动。更开心的是,关键时刻体会到了女儿小棉袄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