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堂玩蟋蟀曾是上海男孩在夏秋之交的一大乐事,儿时,广东路一带曾是卖蟋蟀和蟋蟀盆罐网罩用具的市场,颇受玩家青睐。著名外交官龚心钊晚年居上海江宁路,某年秋日,印家高式熊往访,见他正在花园乱石堆里捉蟋蟀,龚是古玩大藏家,家有许多制作精美的蟋蟀罐,高式熊藏有两件就是当年龚心钊所赠。

曾拜读白石老人水墨蟋蟀图,蟋蟀每根触须细细长长,一笔画出,妙到毫颠。今见吾友徐本健画的蟋蟀,逼真到唤起了我这个老上海人的记忆。上海人喜欢“蠊绩”,“财吉积财”,很讨口彩。有西画功底的本健兄,受其父徐百益先生影响和熏陶,自幼遍临《芥子园画谱》,从临摹齐白石、唐云几位大家画的虫草里得到灵感,徐兄施用浓墨、淡墨、渲染,画出的蟋蟀脚趾细如蚁,活灵活现。徐兄还是个敢于创新的人,他的印泥画、指甲油画、揉纸画、写真博古画别具一格,在蟹壳、瓷板、葫芦、玻璃上画出的蟋蟀更是别具清趣。蟋蟀独知秋令早,芭蕉下得雨声多,虽是纸上蟋蟀,但鸣声悠长……

说到沪人玩蠊绩,不得不提收藏家唐裕龙,他藏有宋元以来历代蟋蟀盆罐近千件,每只澄泥蟋蟀盆都有民间匠人工艺制造的记载,将古人今人玩蟋蟀的历史串成了一条明晰的线。史料记载,南宋开始有了制蟋蟀盆的工艺,也有人说唐代天宝年间就已有了蟋蟀盆,年代久远,名家制作的蟋蟀盆越来越少见了。在历代澄泥蟋蟀盆博物馆,可一睹老上海人玩蟋蟀盆的风采。古今文人有不少都喜欢玩蟋蟀,从宋人苏东坡、贾似道,到元人倪云林,再到近代的齐白石、唐云、王世襄,都对蟋蟀颇有研究。可以说,小小蟋蟀盆里藏着一部雅玩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