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开智早在少年时代就跟毛泽东熟悉了。他对北京也不陌生,1918年,杨开智、杨开慧的父亲杨昌济应聘到北京大学任教,举家迁居北京。当时毛泽东正好也在北京,常相会杨家,热烈讨论中国之未来,杨开智深受影响。1920年杨昌济病逝,他扶柩回湘。1921年,他考取国立北京农业专门学校(今天的中国农业大学),成为当年少有的大学生,他参与创建了北京农业专门学校社会主义研究小组,并任组长。

毛泽东是非常感谢杨开智的:他尽个人财力支持毛泽东开办文化书社,一直掩护帮助毛泽东和杨开慧的革命工作。杨开慧惨遭杀害时,毛岸英只有八岁、毛岸青七岁、毛岸龙三岁。敌人故意把三个孩子放了,想以此当诱饵抓捕毛泽东。杨开智和妻子李崇德冒着杀头的危险,从监狱接回毛岸英三兄弟,在特务监视下,东躲西藏,担惊受怕。后来根据党的指示,又让60多岁的杨老太太和20多岁的李崇德舅妈扮着走亲戚的样子,冒险将三个孩子转移,坐火车前往武汉,而后改乘轮船到达上海,护送到上海地下党组织,交给他们的叔父毛泽民。

杨开智唯一的女儿杨展,1937年12月在长沙入党,1938年8月到达延安,1941年秋天在晋察冀边区英勇牺牲。

有学历,又是烈属,杨开智完全符合到北京工作的条件,但谁让他是毛泽东的亲戚呢?裙带之门,不可开。

1949年10月9日,毛泽东给杨开智回信:“希望你在湘听候中共湖南省委分配合乎你能力的工作,不要有任何奢望,不要来京。湖南省委派你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一切按正常规矩办理,不要使政府为难。”

同时,毛泽东还给当时的长沙市军管会副主任王首道写了一封信:“杨开智等不要来京,在湘按其能力分配适当工作,任何无理要求不应允许。其老母如有困难,可给若干帮助。”

杨开智一直在湖南工作,以自己的专长,为湖南的茶叶事业做出贡献,他曾兼任安化茶场的解放后第一任场长,安化,就是今天著名的湖南黑茶产地。因年老体弱离职休养后,仍然积极从事社会活动,同时编写资料,撰写回忆录,向青少年一代宣传革命事迹,传承红色基因。

史载:晚年杨开智为人谦恭,生活俭朴。

毛泽东绝非无情。

1950年7月19日,毛泽东给从未谋面的吴启瑞写了一封信:

启瑞先生:

五月来信收到,困难情形,甚为系念。所请准予你的三个小孩加入苏南干部子弟班,减轻你的困难一事,请持此信与当地适当机关的负责同志商量一下,看是否可行。找什么人商量由你酌定,如有必要可去找苏南区党委书记陈丕显同志一商。我是没有不赞成的,就是不知道该子弟班有容纳较多的小孩之可能否?你是八个孩子的母亲,望加保重,并为我问候你的孩子们。

此复,并颂

教祺

毛泽东

吴启瑞当时任江苏无锡师范附小低年级教员,她的亡夫王人路是湖南浏阳人,王人路的父亲王立庵,曾是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就读时的数学老师。毛泽东当时的数学成绩很差,对学数学也不感兴趣,王立庵耐心施教。毛泽东后来回忆说:“立庵先生是湖南教育界知名人士,是我的老师。在立庵先生的教育下,我是受益匪浅啊!当时我喜欢读古文,而不爱数学,但立庵先生并不因此歧视我。”

毛泽东帮助吴启瑞,不仅仅因为她是王立庵的儿媳,而是因为她实在太困难了,一个单身母亲,带着八个孩子。毛泽东的复信,对这位艰难挣扎的母亲来说,是雪中送炭。

毛泽东一直强调“实事求是”,当时中国百废待兴,大量工人失业,许多群众生活困难。亲朋好友求助的,实在困难,他想办法给予帮助,但想换个好工作的,他细致做思想工作,譬如,1950年5月18日,他在给毛泽覃妻子周文楠的侄子周起鹗复信时写道:“先生仍以在现地工作为好,虽不适意,犹胜于失业者,尚希安心从事,然后徐图改进。”

禁止裙带关系,但有时也举贤不避亲,标准是:是否有益于党和国家。1950年8月6日,毛泽东致信王首道,让他安排给王季范买票来京。王季范是毛泽东的表兄,毛称其为“九哥”,但他同时也是著名的教育家。新中国成立后,他提出“用贤才、立法制、崇道德”的治国方略,供毛泽东参考。王季范进京后,历任政务院参事室参事,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为党和国家做出重要贡献。

亲情、友情、乡情,“情关”难过,这也是中国共产党进城“赶考”的难题之一。毛泽东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毛泽东的外祖父家在湖南湘乡唐家坨文家,小时候,他在文家有诸多难忘时光,亲友情感甚笃。1950年代,毛泽东收到表侄文炳璋的一封信,汇报了文家有人“不大服政府管理”的情况,毛泽东高度重视。1954年4月29日,他专门给湘乡县石城乡党支部和乡政府写了一封信:

“文家任何人,都要同乡里众人一样,服从党与政府的领导,勤耕守法,不应特殊。请你们不要因为文家是我的亲戚,觉得不好放手管理。我的态度是:第一,因为他们是劳动人民,又是我的亲戚,我是爱他们的。第二,因为我爱他们,我就希望他们进步,勤耕守法,参加互助合作组织,完全和众人一样,不能有任何特殊。如有落后行为,应受批评,不应因为他们是我的亲戚就不批评他们的缺点错误。”“请你们将我这信及文炳璋的信给唐家坨的人们看,帮助他们改正缺点错误”。

是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是共产党人的价值观。 (据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