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拉木伦,用一记左勾拳

把黄岗梁打到赛汗坝上

阻碍它浩荡东流者

如今都高处不胜寒,

只有举着现代风车发电,大河

从不夹着尾巴做人

它站在孔夫子手卷里

不舍昼夜,诠释光阴的无常

西拉木伦是条汉子

与弘吉剌后裔结为生死兄弟

他们的子嗣

血管里流淌着行侠仗义

西拉木伦曾备受伤害

噶尔丹浸染着硫黄硝烟的驼队

康熙大帝快如利刃的铁蹄

一个为盾,另一个为矛

盾和矛都不能阻挡和

刺穿历史长河哗变

正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

伤疤是大河与生俱来的胎记

强大的内心来自无数次受伤

只有草原涉水上岸,

成了大河两岸土著

草原吞掉羊群

像蓝天吞掉云朵

星星一样的蒙古包

是贡格尔咀嚼后吐出的骨头

西拉木伦消化系统奇好

吞咽嚼碎历史硝烟、人间恩怨

断肠的爱情、坚硬如铁的尸骨

大河把绝望摁进草原

让两岸芬芳如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