袅袅绕梁的药香,飘荡在药乡寥廓苍穹。

初春,惊蛰的雷声在天边隐隐一响,这片妖娆的土地便款款醒来,像清新女子,一路飘香,一路欢欣,一路花花绿绿的秀色。

药乡是素有“中国北沙参、桔梗之乡”美誉的喀喇沁旗牛家营子镇,它是全国重要的中药材产销基地之一。

药乡风光,美在三月。星罗棋布的村庄白墙绀瓦,岚气氤氲。药田镶嵌在广袤的田野,如画。耕作的拖拉机,像绣花一般锄草的妇女,操作机械的男人,以及因喷灌、滴灌升腾的水汽,幻化一道道虹霓。

我多次走访药乡。当地药农的守望、以药医治穷根的精神令人敬畏和感动。

岁月留痕就像老房子上的青苔。300年前,有人于此曾挖出一株超过一斤的野参。人参“七两为参,八两为宝”,村民敬畏,修建供奉“药王庙”。而且,民间有个传说:当年,康熙巡幸于此,一路扑鼻药香,便赐名牛家营子“药王镇”。种药因皇封传到至今。尤其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春风劲吹,唤醒了药乡热土。

牛家营子镇街道两旁,“药材收购站”、“中药种植技术服务站”和加工饮片的小厂鳞次栉比。在一家药材加工厂,晾晒着成片的北沙参、成山的桔梗和黄芪,工人忙于装卸、清洗和加工药材。搏击市场经济风雨,广大药农逐步掌握了药材初加工或者深加工、精加工的技能。如此,一旦行情低迷,就可以储藏、再加工。

四年前,李克强总理曾到牛家营子镇考察。当时,赤峰市喀喇沁旗中药材产业办公室主任王宏伟在其身边陪同。王宏伟谈起药乡种植中草药的地利条件,津津乐道:“牛家营子不仅有丰富的水资源和肥沃的土壤,而且昼夜温差大,适宜药材根茎养分的积累,药材的产量和品质在全国都名列前茅。这里北沙参产量占全国的80%以上,桔梗产量占全国的四分之一,这两样‘拳头产品’已于2011年上报农业部申请全国原产地标志认证。”

地图上,牛家营子镇犹如北沙参一个绰约的花瓣儿。这片元宝形花瓣上,有耕地12.5万亩、 6万口人;四十年来,经过多年的土地整理及节水灌溉技术推广,中药材种植面积由改革开放初期的3.8万亩扩大到7万亩,并辐射带动周边地区种植25万亩以上。牛家营子铁芪是韩国一款保健品的主要成分。而且,因牛家营子桔梗条长、分叉少、口感好,质量超过平均标准,享受免检出口韩国的特殊待遇,占中国出口韩国桔梗份额四分之一。

牛家营子中药材交易市场建设步子大,于1991年初具规模,目前总建筑面积已达2.8万平方米,有120余家药商入驻,经营30多种地产中药材和种子、种苗和中药饮片加工,年吞吐地产、野生中药材7万吨,年交易额7亿元。

牛家营子中药材协会和中药材合作社应运而生,辐射全镇18个村,形成燎原之势。协会遴选130户药材种植示范户,将当地药材技术人员、生产大户、经销商、经纪人、加工企业组织起来,开展培训,研讨药材种植、生产、销售,开通牛家营子中药材网,发布信息。

如今,药材绿色环保的清流,像涓涓锡伯河水,在药乡汩汩流淌。打造绿色基地,用品质擦亮“中国北沙参、桔梗之乡”这块金字招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发展、共享”,形成药乡共识。牛家营子镇政府和中药材协会发出倡议,中药材生产环节,严禁使用杀华灵、壮根灵以及膨大剂;生产加工方面,严禁使用双氧水;经营、销售当中,杜绝药材经营商压价坑农害农以及对外来采购商坑骗行为。

细节呵护,如和煦春风,吹拂一片新绿。广东客商陈珠贤由衷赞美说:“牛家营子的药材质量非常好,品质过关,我是常客,每年大概在这里采收1500吨左右。”

中草药材还是一剂脱贫攻坚的致富良方。牛家营子镇紧紧围绕产业扶贫扩大中药材种植面积,提供专业化种植技术,培育龙头企业,让中药材产业在脱贫攻坚战役中成为一支衔枚疾进的劲旅。

牛家营子村党支部书记、中药材合作社总负责人徐福东介绍,村合作社发展药材种植基地600余亩,日常年用工20多人,季节性用工260多人,每年出口中药材7000余吨,带动精准扶贫户60余户。

西山村贫困户申艳萍则幸亏中草药材这根“救命稻草”:2009年,一场车祸造成她丈夫头部、肋部、腕部等出现多处粉碎性骨折。住院60多天,性命总算保住了,却欠下巨额债务。申艳萍在所承包的二十亩水浇地上,除种植玉米等口粮,全部种上药材,年纯收入四万多元。去年,不仅全部还清所欠的十几万元债务,还供儿子上了大学。

去年,牛家营子镇生产优质中蒙药材5.5万吨,其中鲜桔梗4.5万吨。药材产值达3.5亿元,种药农户7000余户。药乡带动周边地区种植中药材3.5万亩,药农平均每亩药材产值1万元,农民年平均纯收入超过1.5万元,超出自治区平均水平约三分之一。今年,药乡村村种植中药材,仅北沙参达2万亩,桔梗3万亩,药农还外出租地种药3万亩,种药农户达万余户。预计,今年全镇可实现产值8亿元,仅劳务用工一项就达2亿元,农民人均增收在600元以上。

如果你在八月来到药乡,会看到一片盛开着的花朵。那花朵呈穗状,金钟般垂吊着,在田野里泛出迷幻的翠蓝色、银灰色。当你敛声屏气倾听风儿吹拂它的温存之声时,你的灵魂却首先闻到了来自大地的一股经久不衰的芳菲之气,一缕凡俗的桔梗花、党参花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