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先祖是从狩猎生活转到游牧生活的。传到我祖父辈时,已过两百年之久。我的祖父被历练成呼伦贝尔草原上放牧生息,按传统方式择水草而走敖特尔的老练牧民和杭盖的努图克沁。据说,他直到解放时期,一直都留着清代满族式的长辫,后来长辫被绞断,让他悲恸不已。

走敖特尔是按四季分冬营地、春营盘、夏营盘、秋营地轮换牧场游牧。这一放牧形式非常适合自然环境,让草更绿,水更清的传统游牧文化以走敖特尔的生产生活形式,从而达到珍惜和呵护动植物和保护生态的目的。

祖先曾游牧的这片美丽原野一马平川,有着明镜般清澈的湖泊,弯弯河流,绿野湿地,所以将此地称为“辉”②,久而久之,此地成为鄂温克人汇聚的“辉河,辉乡”。据说,祖父的父母遵照传统习俗,给他从异姓中选媳妇,让他从大兴安岭北麓的乌拉额德勒格③娶了鄂伦春裔何勒特基尔氏族的媳妇。祖母曾叙旧说:“等举行完婚礼,才见到你祖父,那是一位容貌端庄的黄脸小伙子,很老实地坐在鄂温克包里。”听说,他们的婚礼在辉河畔的白音乌热④敖包阳坡简单举办,婚礼将近结束时,还进行了鄂温克族传统婚俗游戏——抢银碗比赛。从此,祖父和祖母开始生活在简陋的包里,养育四儿两女,还收养了亲戚家的孤儿。他们虽然多年转场走敖特尔,但努力培养儿女,让他们掌握知识和技术能力,使之成为辉乡最初的机械手、人民教师,为故乡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祖父的父亲名叫讷令格,祖父被称为呼孟格,是鄂温克族涂格敦氏族孟古达图莫混的先祖。他们均为具有满洲通古斯名称的努图克沁人。祖父按先祖的传统习俗居住在鄂温克包里,冬天在包外蒙一层毡子,选暖坡地走敖特尔牧羊,在春天顺其自然地接羔。在炎热的夏天走敖特尔到清爽阴凉地住进夏营盘,秋天到长满沙葱的地方让羊群长膘。他在四季赶着集体的畜群,度过严寒酷暑,奔波操劳,是实至名归的敖特尔牧人。

祖母一直活到上世纪80年代末,照看孙子,深刻地活在我们的印象里。祖母虽变得老态龙钟,但年轻时干活非常干练。我入学后,在寒暑假里祖母赶来牛车,将我带到敖特尔。尤其在清爽凉快的秋天,到祖母的敖特尔放羊,在风中瑟瑟摇曳的草丛中与羊群竞赛,采摘草地上的白蘑菇,真是惬意之极。到傍晚羊群归圈后,祖母给我讲鄂温克族民间故事。我依着她膝盖坐下,聚精会神地聆听那些神话故事。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中央民族大学的师生们来记录祖母讲的那些故事,将其选入“鄂温克民间故事”一书里,把我祖母的名字写为“京格勒、顶格勒”等几种不同的称呼。

我的努图克沁祖父和敖特尔沁祖母所过的原生态的朴实生活,膝下虽儿女众多,却收养了孤儿的宽厚仁慈、大爱无疆的举措,受到民众的赞誉。他们信仰萨满教的精神世界,对民族民间故事孜孜不倦的传承……这些虽然随着历史的长河已流逝,但让我们倍感敬佩。我坚信他们在民族宗族历史丰腴的土壤中播撒的种子,在发芽、成长,而且绽放出绮丽花朵。

注:

①努图克沁:蒙古语,意为会择水草丰美之地而居住放牧的人。敖特尔沁:蒙古语,意为走敖特尔,游牧的人。

②辉:鄂温克语,意为“河流、湖泊繁多的湿地”。

③乌拉额德勒格:意为长有杨树的渡口。

④白音乌热:意为白音乌拉(富饶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