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用笔墨洗尽

尘嚣中的血沫飞扬

于青铜樽底寻觅弦月的清凉

和着铁戈与马蹄的铿锵铮鸣

一同饮下

历史的厚重与醇香

是谁折下初春的新柳

浸润古道的苍茫

披霜斩棘

穿越迢迢星月

在古铜色的黄昏之昏

幻化成一曲悠扬的出塞

溯游回乡

当古老的画卷纷纷褪尽昔日的华彩

悠悠的弦曲缓缓流入新生的叶脉

所有的杀戮与征服都已悄然掩息

庆典与狂欢也倦意濡染

就此

搁笔束卷

转兰指舒广袖慢拢纱笼

重重叠叠的光阴中

我们

镇定如初

月朗风清河清海晏人影绰绰

繁花如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