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张宪红

闫旭峰,新左旗政协综合委员会工作人员,2015年8月根据组织安排被选派任坤都伦嘎查第一书记。从此,他就扎根在坤都伦嘎查。

作为汉族干部,派任到牧区,语言不通是最大的难题。为了尽快克服语言上的障碍,更好地为嘎查扶贫工作尽心尽力,他主动深入牧户,与牧民们一起劳动交流,努力学习蒙语。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的闫旭峰已经是一位跟牧民交流不用翻译的嘎查第一书记了。

在牧民的心里,闫旭峰就是万能的,嘎查的大事小情第一个想到要找的人就是他。建档立卡贫困户家的水井冻了,找闫旭峰;牧民出去放羊走丢了,找闫旭峰;牲畜冬储草不够了,找闫旭峰。对此,闫旭峰没有一丝抱怨,反而觉得这是作为第一书记的职责。他说:“工作中难免有为难的时候,有困难就尽量克服,难以克服的也尽量想办法解决,实在解决不了就跟牧民好好沟通,大多数牧民都能理解我们的工作。”

对于家庭,闫旭峰是不称职的。闫旭峰成家较晚,36岁才有了儿子,因为爱人工作较忙,没有时间照顾孩子,看护孩子就成了他下班之后的主业。任坤都伦嘎查第一书记后,闫旭峰忙得根本没有时间照看儿子,只好把孩子送到父母家中,忙于工作的夫妻俩见孩子的次数都少了。3年里,闫旭峰周末都很少休息,有时没办法就把孩子带到嘎查来,嘎查里的人见到他儿子就逗他,“你爸爸去哪了”,孩子就会用稚嫩的童音回答“入户了”。闫旭峰只要告诉儿子今晚会回家,不管多晚,孩子都不会睡觉,一直等着爸爸回来。闫旭峰说,前几天孩子打电话跟他说:“爸爸,我做梦梦见你了,怎么亲你都没亲到,也只能在电话里亲亲你了。”说到这儿,40多岁的汉子眼角湿湿的。闫旭峰感慨,这3年是挺愧对孩子的,在他最好的童年里没能好好陪伴;也愧对父母,身为人子不能尽孝身前;更愧对妻子,家里家外帮不上忙,妻子的担子更重了。

今年7月初,闫旭峰体检时发现肺部有阴影,医生让他做进一步检查,可他首先想到的是嘎查还有工作没有安排好,他决定把工作安排妥当了再去复查,于是一拖再拖,到现在也没把复检提到日程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