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第193卷记载了这么一件事,有一次,唐太宗拟出游南山,因害怕被魏征批评而作罢时,曾对魏征说过:“当时实有此心,畏卿嗔,遂停耳。”这个“畏卿嗔”,译成白话,就是“我怕你责怪”。而太宗之“畏卿嗔”,不止这一件事。还有一次,唐太宗狩猎时,捕到了一只鹞鹰,魏征远远地就看见了,怕他不顾国家大事,故意走向唐太宗,唐太宗忙不迭地将鹞子藏于怀里,于是魏征为了灭灭唐太宗的好玩之心,就有话没话地和他搭茬,奏报很长时间,也不顾唐太宗埋怨的话语和眼神,以至于把鹞子活活地给憋死了。更有一次,唐太宗想在外省建造一座宫殿,魏征当即向皇上指出,应该节约勤俭一些,现在天下刚刚平定,受苦的是百姓,我们应该为百姓,为天下着想。唐太宗听了,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赏给他布匹和银两,魏征将这些东西都资助给了百姓。

从唐太宗怕魏征责怪来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老百姓的愿望和心声。在好些场合,在相对的情况下,真理也确实在魏征手里。而且,他很有胆识,很有见地,不像某些臣子在皇帝面前察言观色行事;即使唐太宗听了他的谏言而发怒,他照样无所畏惧地秉直而言。魏征的学识和人品,不但胜过了其它大臣,也胜过了太宗,因此他在同僚和皇帝心目中有了威望。

唐太宗在年轻时曾亲眼目睹隋朝灭亡的经过,给他留下心惊肉跳的深刻记忆。因此,他就位以后,不时告诫手下人要吸取隋朝速亡之教训。隋朝两代皇帝,只统治了短短37年,社稷就崩溃了。唐太宗每想及此,常处于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战战兢兢的心态之中。而在魏征的诤谏后面,据有位史学家分析,唐太宗还隐约见到了隋朝农民起义的领袖人物李密、窦建德等的亡灵,这也就不难理解《贞观政要》所载的唐太宗说过的话——“天子者,有道则人推而为主,无道则人弃而不用,诚可畏也。”这里,又来一个“畏”字,此“畏”似可和“畏卿嗔”中的那“畏”联系起来思考。

如此看来,唐太宗是真的怕魏征的,因为在许多事情上,魏征的脉搏和当时老百姓的脉搏是跳在一起的。应该说,唐太宗也是看到了这一点的。

作为唐太宗,尚能有所顾忌有所害怕,也就是说对他有所制约和有所监督,这应该说是好事。联想到当今的纷繁世事,常有些官儿,目空一切,把胸脯拍得很响地喊嚷“老子什么都不怕”,进而“知法犯法”乃至“无法无天”起来,有的人刚刚做了个芝麻官,就淡忘了党组织的培养、同志们的支持,官气十足起来,不知天高地厚,动辄训人,唯我独尊,骄躁、蛮横、轻浮、受贿,容不得别人冒犯一点点。一旦有人冒犯,马上进行报复。对他们来说,我看,还是真的有所怕有所畏才好。

有个寓言故事:一只羊站在高高的屋顶上,看见一只狼从屋旁走过,于是骂道:“你这只笨狼,你这只傻狼,你有什么了不起……”狼向上望了望,对羊说道:“你之所以敢骂我,只不过因为你站的位置比我高罢了……”这则寓言故事中的道理是值得深思的。作为领导干部,应当有一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心态,掌实权而不揽势,居高位而不骄狂,可以避免许多矛盾和纷争。“怕”在违法违纪之前好。怕是悬崖勒马的“惊回首”,能受益一生,可一生无悔,一世无忧。“怕”字在心中,就会想到自重、自省、自警、自励。如果你因为“什么都不怕”而直接侵犯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人民的法律就要依法惩办你了,到时,你这个“什么都不怕”,不过是骗人吓人欺人的虚张声势而已。

人有所畏,业有所成。如果无视党纪政纪这个“高压线”,把党纪政纪当作吓唬鸟用的稻草人,不自觉接受监督,放纵自己的私欲,被金钱所惑,为美色所迷,为所欲为,以权代法,“前腐后继”,那么,到头来就会损害事业发展,失去家族幸福,贻误自己前途,又怎么可能立党立公、执政为民呢?因此,要用“我怕你责怪”来约束自己,怕违法乱纪,怕有愧于各级组织,经常检查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是否对得起党和人民,是否正确履行自己职责,在追求真理、执政为民中寻找快乐,在做出实绩中展现人生的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