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市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资中木偶剧团 林 昆

【摘 要】中国的木偶戏历史悠久,文化博大精深,杖头木偶、布袋木偶、提线木偶等技术让世界其他国家望尘莫及。资中中型杖头木偶是木偶戏家族中的重要一员。资中中型杖头木偶戏历史悠久,源于清光绪年间,早期有大木偶、中木偶和精木偶(小木偶)。经过发展逐渐形成以中型杖头木偶为主的富有地域文化特色的民间艺术。已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艺术表演形式,同时也是内江唯一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整个资中杖头木偶表演体系中,形体表演和呼吸占据重要地位,本文就重点论述形体表演和呼吸对资中木偶表演体系建构的重要性。

一、形体表演对木偶人物形象塑造的重要性

资中中型杖头木偶表演经过几百年的发展,表演技艺逐渐提高,木偶演员已经从原来单一的操纵表演,面向全方面综合能力的提高和发展,因此要求演员从形体表演、语言艺术和内心情感表达与观众心灵触碰等进行人物形象的角色塑造。如“木偶变脸表演”它是一个人偶同台表演的节目,要求演员在舞台上运用川剧变脸的戏剧形体,通过不同的形体表演和内心情感表达把不同的人物展现给观众,达到相随心变,人随偶变的艺术魅力。

原来我学习表演的木偶《长绸舞》只注重木偶绸子的舞动技巧,注重人操纵木偶做出各种高难度的动作,模仿人表演的《长绸舞》痕迹比较明显,只是人举着木偶挥舞着长绸,偏重于技巧的表现,忽视人与偶的关系。我在2017年2月至5月参加由扬州木偶剧院举办的“国家艺术基金,杖头木偶表演人才培训班”时,教我木偶长绸舞的老师崔克勤说:“戏没有情不感人,没有理不服人,没有技不惊人。”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个舞蹈缺的不是技而是情,而是人与木偶之间的感情。演员和木偶可以分成两个载体,不同性别和个性的两个人物,两者就像一对恋人,从独舞演变成具有木偶特色的双人舞。最重要的是赋予这个舞蹈故事性,赋予具有故事性的肢体语言,以及情感的交流点。

“木偶领子功表演”木偶剧目《八阵图》是根据川剧《八阵图》改编移植而成。剧中人物通过“撕飞卡”、“倒硬人”、“抛头盔”、“翎子功”、“甩水发”的表演技巧,来展示木偶演员的形体功、扦子功、手腕功等技艺。从人使木偶表演达到以人化的目的。

二、形体表演对性格塑造的重要性

木偶表演对演员的要求越来越高,简单的动作已经不能达到木偶表演的要求。木偶表演中,形体表演已经提升到戏曲和舞蹈的范畴,形体表演表现的舞美和剧中人物的形象紧密相连。形体表演是木偶演员应具备的基本条件,如果想通过形体表演表达出人物的独特性格,那就更需要演员对剧情进行深入剖析,带入人物的内心深处,把形体表现融入到性格中去,使二者合二为一,带给观众画面般的性格展示。木偶表演中的形象都是经典故事中的典型人物形象,因此木偶演员在塑造舞台人物时必须先理解人物的性格并通过形体表演生动体现出人物的典型性格。这些典型的人物性格特征借助剧情串联,进而准确地表达出木偶剧的中心思想。在木偶艺术作品中,每个人物都被赋予了其独特的人格特征,其性格更加典型,所以演员在表演木偶剧中的人物时,需要通过形体表演准确地把握住人物的性格特征,这样才能够展现人物的独特艺术风采。尤其要避免二次创作的人物形象和观众固有认知形象形成强烈冲突,形体表演的动作设计要符合剧中人物的性格特征。

三、呼吸与木偶的呼吸

呼吸是人体与外界环境之间的吐故纳新,以及人体内部所进行的气体交换过程。它是我们每个生灵个体的依托,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也是我们人类活在这世上的证明。

木偶表演中的呼吸是在自然呼吸的基础上控制、处理、合理地把握运用呼吸,从操纵者自身的形体及捻签的快慢,传递给木偶上升为理性的支配及运用,使呼吸韵律、风格达到高度完美的统一,从而酷似真人的呼吸表演。呼吸是木偶的生命力,它给予了木偶肢体语汇的内涵,让木偶活了起来。

呼吸是自由的、流畅的、不间断的、不需要控制的自由交换,而木偶的呼吸则是自然呼吸基础上通过操纵者根据所做动作的需要对呼吸进行控制,它的步履是平均的、自由的,而且跟随动作的幅度、大小而变化。当然,必须经过长期严格的训练,到意念的支配,从而达到生命与艺术的融合。

四、木偶中呼吸的分类及运用

体现木偶的喜怒哀乐等需要通过木偶操纵者的呼吸的长、短、快、慢、大、小来实现。表演中最常见最基本的呼吸大致有以下几种。

第一种:慢吸、慢呼,这类呼吸一般出现在节奏轻、抒情的地方。操纵者一手操作命杆一手操作手签,将木偶的头和手以及身相辅相成地配合,一般以延伸拉长为主,来表现木偶的动作。

第二种:快吸、快呼,这类呼吸一般出现在动作较小的快节奏地方,具有很强烈的表现力,通过操纵者把木偶头手快捷的配合,表现木偶的欢喜情绪。

第三种:慢吸、快呼,这类呼吸出现在慢起快落的动作中,通过操纵者的呼吸,使木偶的头手先慢后快地有机配合,表现木偶的惊讶、怒的情绪。

慢呼吸的运用:每个木偶都有自己特有的呼吸方式,比如表演老人一般都不会做得很急促,大多都是以慢为主,并以慢吸慢呼,步伐缓慢配合上头和身形做动作,体现老人的稳重。

快呼吸的运用:在木偶表演过程中快呼快吸占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如表演木偶舞蹈《俏花旦》、木偶藏族舞蹈《洗衣歌》等,操纵者步伐干脆、灵巧,同时木偶的命杆和手签配合较急促且快,气短粗而有力,从而表现人物的快乐情绪。

慢吸快呼的运用:在木偶表演中,这种呼吸用得很多,特别是在我团创作的杖头木偶朝鲜舞《美阿里》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呼吸里加入了屏气,较注重内在的呼吸与外在舞姿的配合。要求木偶操纵者收敛气息,将头手以及身形配合表演,在静中找放的感觉,表现出朝鲜姑娘勤劳的品质以及庆丰收的愉快心情。

快吸慢呼的运用:我团经典剧目木偶长绸舞《梁祝》,一直以来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当木偶操纵者快吸屏住气息慢慢的把长绸抛向空中,然后把长绸拉回来,这样快吸慢呼控制绸子的律动,给观众一种美的享受,体现长绸舞动时的飘逸灵动。

木偶表演的形体和呼吸就像是肉体和血液,是整个表演的灵魂。如果木偶操纵者在表演时没有形体表演、没有呼吸,那么木偶就像僵尸一样,没有感情,没有生命力。作为一名木偶演员,应当赋予木偶生命和灵魂,让木偶有血、有肉、有呼吸,真正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