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通讯员 董瑞雪)河口注汽大队在本就复杂的注汽流程工艺中,多加一道盐水集中制取环节,还平添了盐水车辆的运输频率,这样的“加法”,做得合理吗?看似“加法”的背后,其实隐藏着这个大队降本增效、减轻职工劳动强度等诸多“减法”运行。

  随着注汽施工不断进行,河口注汽大队7号注汽站储备的盐水使用殆尽,班长王军与调度室联系后,从这个大队建立的油田首家盐水集中制取站拉来了一车新盐水,保障了锅炉的正常运行。据了解,这样拉一车盐水,一台锅炉平均能用5天,而完成一口井注汽,则平均需运送两次。

  让职工彻底告别铁锹卸盐的高强度劳作,是这个大队通过盐水集中制取,做的第一道“减法”。以往注汽需要使用盐水,是用卡车直接将海盐拉到注汽现场,由当班职工用铁锹卸载到盐池中。卡车载重15吨,满满一车两名职工要花去至少半天的时间,而河口方向注汽每年要用盐2000余吨,200余车的海盐卸载,给一线职工造成了沉重负担。

  建立盐水集中制取站后,配备了卸盐铲车,通过机械化作业,实现盐的统一运输、装卸和存储,极大减轻了职工劳动强度。直降吨汽成本1.43元,是这个大队通过盐水集中制取,做的第二道“减法”。

  海盐中含有较多泥沙及杂质,在各注汽站自然溶解后,只能进行简单的沉降、过滤处理,制取的盐水较为浑浊。盐水中的泥沙、杂质会造成水处理再生时间变长或重复再生,带来额外的水电费、运费,也会损害再生用树脂的寿命,且有着堵塞再生流程和集水帽等诸多危害。

  盐水集中处理站,则能通过配备的设备,对盐水实施粗过滤、沉淀、精过滤等多步清洁,生产出比自来水浊度还低的饱和盐水。高质量的盐水带来了高质量、高效率的注汽运行,良性循环下,不仅抵消了统一制取后盐水运费频次增加带来的运费支出,还将注汽吨汽成本直降了1.43元。

  拆除水处理中不再使用的盐水设备,优化布局空间,是这个大队通过盐水集中制取,做的第三道“减法”。铁锹卸盐的“年代”,各注汽站除配备一个用于储存、溶盐的大盐池外,在水处理内部还装有小盐池和小盐泵各一个,加上树脂罐、除氧器、控制柜和诸多流程的排布,使水处理内部的巡检空间十分狭窄,职工巡检十分不便。供应高质量的饱和盐水后,小盐池和小盐泵已无“用武之地”,将配套流程一并拆除后,这个大队对水处理内布局进行了重新优化,方便职工巡检的同时,为“三标”建设也提供了便利条件。

  不畏做“加法”、精准做“减法”的背后,是这个大队结合运行实际,不断技术创新,力求又好又快发展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