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与全区全国同步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固原市“十三五”时期的首要任务、一号工程,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政治任务。

打赢脱贫攻坚战,金融支持是关键。2016年以来,我市全面贯彻落实中央和自治区党委、政府决策部署,以脱贫攻坚统揽全局,制定了《固原市扶贫攻坚总体规划》和《固原市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实施脱贫富民战略坚决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行动方案》,将金融扶贫列入脱贫攻坚“六大工程”,出台了《固原市金融扶贫方案》等一系列支持政策,建立了“一平台、一模式、一协会、一体系”金融扶贫机制和“产业+扶贫+财政+金融”金融扶贫“固原模式”,充分发挥财政政策、金融政策与产业政策的合力作用和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有效解决了建档立卡贫困户发展资金不足、担保难、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为精准扶贫和产业发展提供了有力的资金保障,探索出了可借鉴可复制的经验。

“固原模式”的基本内涵

金融扶贫“固原模式”的基本内涵是“产业+扶贫+财政+金融”,即:整合财政资金、建立担保基金、撬动信贷资金,支持产业发展、带动农户致富、实现脱贫目标。

★扶贫理念:统筹资源、形成合力、产业带动、持续发展。打“政策组合+资金整合+金融创新”组合拳,整合财政、金融、产业、扶贫等扶持政策和资金,聚焦特色优势产业发展壮大,实现贫困户稳定脱贫持续致富目标。

★运作模式:政府引导、市场运作、帮扶带动、共同发展。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以信贷资金市场化运作为基础,通过政府推动、金融撬动、市场牵动、能人和龙头带动,贫困户联动等方式,建立利益联结机制,实现农民脱贫、产业发展、银行获利,经济增长、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保障机制:建立担保平台,设立担保基金,开展评级授信,实施扶贫保险,建立风险分类分担机制,健全担保体系和风险防控体系。

★实现路径:整合资金、担保放大、撬动贷款,精准支持、信用管理、保险兜底、严防风险。

该模式的优点,一是能快速形成扶贫合力,扩大资金总量,增加扶贫投入,提供资金保障;二是能有效整合行政资源、金融资源和市场资源,形成组织严密、资源共享、上下联动、协同发力的组织体系;三是能有效防范金融风险。通过评级授信、发展产业、财政贴息、保险扶贫、风险补偿、建立止损机制、成立打击逃废银行债务领导小组、确保信贷资金“用得好、还得上”。

“固原模式”的生动实践

★加强机制建设,为金融扶贫提供政策支持。建立金融扶贫联动机制,出台《固原市金融扶贫方案》《固原市扶贫产业担保基金使用方案》《固原市精准扶贫“脱贫保”工作实施方案》,支持建档立卡贫困户、“两个带头人”、种养大户、农民专业合作社、农家乐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涉农企业发展地方特色优势产业;全面实施扶贫保险、提高农户抵御风险能力。建立帮扶带动机制,发挥能人和龙头的带动作用,通过“两个带头人+贫困户”“合作社(家庭农场)+贫困户”“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基地”等产业链融资方式,帮扶带动贫困户共同发展,实现精准脱贫目标。建立考核评价激励机制,出台《固原市金融支持地方经济发展考核评价暂行办法》,将政府财政性资金的存放与银行贷款挂钩,鼓励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力度,调动银行参与扶贫的积极性。加强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出台《信用示范户、信用示范村、信用示范乡镇创建评定办法》,全面开展“三信”评定,让诚信成为贫困户的信用资本。建立金融扶贫信息管理系统,为实现金融扶贫“信息精准采集、项目精准对接、对象精准支持、成效量化考核、资源共享”奠定基础。

★建立担保平台,设立担保基金,解决贷款担保难题。以县区为单位成立政府控股的担保公司,按照“资金目标接近、投放方式类同、管理方式相近”原则,整合财政资金,建立担保基金,撬动银行贷款,支持产业发展。截至2018年7月末,全市建立各类担保基金15.87亿元,其中扶贫产业担保基金11.42亿元,担保贷款63.3亿元;全市成立政府控股参股的担保公司7家,注册资金9.3亿元,在保余额为43.4亿元,向896户“两个带头人”担保贷款19.5亿元,带动9931户贫困户共同发展。

★建立“信用+担保”的贷款模式,解决贷款难贷款贵问题。对建档立卡贫困户,采取“信用贷款、基准利率、财政全额贴息”扶持政策,由银行根据评级授信结果,发放5万元以下、3年内免担保、免抵押的扶贫小额信用贷款;对一般农户,采取“担保+抵押”扶持政策,由县区担保公司按优惠担保费率提供担保或农户提供抵押物,银行发放贷款;对“两个带头人”、种养大户和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涉农企业,实行“贷款主体+贫困户+担保”的帮扶带动扶持政策,由市担保公司或市县担保公司联合担保,银行按优惠利率发放贷款。1至7月全市发放涉农扶贫贷款92.65亿元,支持13.26万户农户和涉农企业发展马铃薯、苗木、中药材和肉牛等地方特色优势产业,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3.3万户16.46亿元,户均4.9万元;一般农户9.8万户57.87亿元;种养大户、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976户3.04亿元,户均31万元;涉农企业300户15.3亿元,户均509万元。

★加强信用建设,开展评级授信,营造良好的信用环境。成立村级信用协会,开展评级授信。以村为单位,成立村级信用协会,负责农户贷前信息采集、信用等级初评和授信推荐等工作;以县区为单位制定《贫困户小额信用贷款评级授信管理办法》,以综合诚信评价、家庭劳动力和人均纯收入为主要量化指标,分A、B、C三个信用等级,全面开展评级授信。全市62个乡镇823个村全部成立了村级信用协会,完成评级授信16.34万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全覆盖。开展“三信”创建,营造守信光荣、失信惩戒氛围。命名表彰信用示范户120户、信用示范村35个、信用示范乡镇12个。建立正向激励措施,引导贫困户争当脱贫先进。奖励受表彰的脱贫光荣户和“两个带头人”先进个人,提供2年期免担保费,财政全额贴息贷款680万元。建立“黑名单”分类释放制度,提高贷款覆盖面。对进入“黑名单”的农户,根据形成原因认真甄别,按“可释放、缓释放和拒绝”三类制定释放措施,实施分类释放。对非恶意拖欠,逃废银行债务的农户,采取减息、免息等措施,在清偿贷款本金后,重新评级授信;对因联保或担保连带责任进入“黑名单”的农户,采取债务分割释放法,将债务按比例进行分割,分户清偿逐户释放;对因实施“温饱工程”造成的黑名单,采取政府打包购买和批量转让方式释放。截至2018年7月,已释放建档立卡贫困户1.7万户,占建档立卡贫困户“黑名单”的56.2%。

★构建风险防控体系,增强抵御风险能力。建立风险补偿基金3.75亿元,对贷款损失实行分类分担补偿;全面开展扶贫保险,增强农户抵御风险的能力,实现“扶贫保”建档立卡贫困户全覆盖,防止贫困户因灾、因病、因重大事故返贫;建立贷款止损机制;成立县(区)打击逃废银行债务清欠不良贷款领导小组,专项清理不良贷款。截至7月底,全市27.08万户23.38万人参加了扶贫保险;2.41万户养殖户16.49万头基础母牛,14.33万户种植户230.5万亩农作物参加了农业保险。

★实行“划片包扶”,解决金融服务空白乡镇问题。以乡镇为单位,采取金融机构划片包扶乡镇村的方式,开展精准扶贫,使每个银行都有自己的“责任田”,确保每个村都能得到有效的金融服务、符合条件的农户都能及时得到信贷支持。

★制定特惠政策,解决难点问题。降低贷款利率,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实行基准利率;“两个带头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最高上浮20%;涉农企业最高上浮30%。延长贷款期限,将贷款期限由原来的1年延长至2至3年。提高贷款额度,将建档立卡贫困户贷款最高额度由5万元提高到10万元。执行优惠担保费率,对“两个带头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涉农企业执行年0.8%的优惠担保费率;对农家乐等旅游业执行年1.2%的优惠担保费率。提高不良贷款容忍度,将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农户不良贷款容忍度由1%提高到3%。放宽获贷年龄,将具有劳动能力和发展意愿农户的获贷年龄由60岁放宽至65岁。扩大合作银行范围,与所有银行进行合作,积极引进区内外金融机构或信贷业务,采取委托贷款、批发贷款或统贷统还等方式增强有效信贷投放,提高贷款覆盖面。统一产业贷款贴息政策,提高信贷支持力度。

★建立金融扶贫统计制度,构筑信息共享通道。对各县区金融扶贫工作进展实行月统计督查、季通报总结、年考核评价。以金融快报形式及时向市县(区)党委、政府和金融机构反馈,为领导了解工作进度、科学决策和部门解决问题、推进工作提供信息支撑。

★实施“引银入固”工程,扩大金融供给。引进区内外银行在固设立分支机构。截至2018年7月,全市引进银行7家,开业6家。引导区内外机构向固延伸业务。引进国开行、北京国投创益、上海远东的信贷业务,投资基金和融资租赁,签订协议24.45亿元,到位14.35亿元,与宁夏工行、建行和石嘴山银行签订400亿元信贷支持战略协议,已落实27.4亿元。引进资金设立村级担保基金370万元,建立村级担保中心7家,撬动银行贷款1128万元,支持263户村民发展。

“固原模式”的显著成效

★破解了贷款难题。通过创新扶贫方式,加大政策性担保投入,建立扶贫产业担保基金,撬动扶贫再贷款,支持产业发展,降低了贷款门槛、缩短了申贷时间、延长了贷款期限、降低了贷款利率、提高了担保便利度,有效解决了贫困户“担保难、贷款难、贷款贵”问题,推动了普惠金融的实施。截至2018年7月末,全市贷款余额480.2亿元,同比增14.2%;高于全区6.6个百分点;存贷比89.96%,较年初上升6.85个百分点。涉农贷款余额249.79亿元,占贷款总额52%,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贷款余额38.57亿元,获贷户8.19万户,户均4.7万元,贫困户贷款覆盖面达83.23%。

★创新了资金投入使用机制。一是创新了财政资金的管理使用机制。使财政资金能够循环周转使用,重点支持、滚动发展,解决了以前资金投入分散、管理条块分割、集聚效应不强等问题,提高了财政资金的统筹使用效益。二是创新了扶贫资金的投入机制。发挥财政扶贫、金融扶贫和产业扶贫政策的叠加效应,形成了扶贫合力,加大了扶贫投入,提高了精准度,推动了扶贫方式由“输血式”向“造血式”的转变,投入方式由“普雨漫灌”向“精准滴灌”的转变,资金使用方式由“撒胡椒面”向“集中财力打歼灭战”的转变。

★创新了“政银保担”合作方式。建立了“政府牵头,金融机构参与,部门配合”的工作机制,通过打脱贫组合拳,发挥了政府、银行、保险、担保的资源优势,调动了各方参与扶贫的积极性。

★扩大了担保抵押范围。以农户的订单、保单、应收账款、大型农机具、蔬菜大棚、牛羊、土地经营权等为抵(质)押物和反担保物,开展烟叶订单、农险保单质押贷款,农机具、蔬菜大棚和农村“三权”抵押贷款等试点,开发了“金扶贷、富农贷、苗木贷、草畜贷、林果贷、辣椒贷”等金扶产品,打破了银行传统信贷模式,盘活了农民财产,扩大了担保抵押范围。

★创新了金融扶贫模式。探索创新了“两个带头人+贫困户”的蔡川模式、“涉农企业+贫困户”的张易定单融资模式、托管代养融资的西吉模式、资产收益融资的隆德模式、“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的泾源产业链融资模式,彭阳县的大棚贷、辣椒贷,保单、土地使用权抵押贷款”普惠金扶模式以及国开行的统贷统还、国投创意的委托贷款、农发行的过桥贷款等,有效解决了贷款额度小、期限短和无产业、无资金、无劳力的贫困户发展问题。

★拓宽了农民融资渠道。开辟了贫困户筹资发展的新途径,解决了农民想发展无资金,政府兜底压力大、融资渠道窄贷款难问题,促进了农民增收、产业发展和结构调整。

★转变了群众发展理念。激发了农户利用信贷资金自主创业、自我发展的主动性,使扶贫模式由单纯依靠政府投入,变为政府主导、市场运作、农户参与的三方互动格局,有力推动了“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扶贫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