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夏季,中国(青海)世界山地纪录片节在瀚海深处的德令哈市隆重开幕,编者因一次采风活动而走进了德令哈——这曾培养出无数作家和诗人的柴达木盆地,令每一位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巴音河欢乐的浪花所打动,被长云舒卷、苍茫雄浑的戈壁所震撼,被克鲁克湖泛起的柔波所吸引,从而在心中涌动起或吟诗或歌唱的冲动。

“克鲁克”是蒙古语,意思是水草茂美的地方。她地处柴达木盆地东部,这里水色清澈,湖面平静,湖岸景色绮丽旖旎。春季,成群的黑颈鹤、斑头雁、鱼鸥、野鸭等珍禽从遥远的东南亚诸岛飞到这里筑窝垒巢、生儿育女。克鲁克湖与托素湖一咸一淡水域相通,人称“塔琏湖”,“情人湖”,湖中飞禽群集,湖畔芦荡广布,它们就像两面熠熠闪亮的巨大宝镜,镶嵌在浩瀚戈壁、茫茫草原之间。

那一日,举办者特意将开幕仪式放在了草长莺飞的克鲁克湖岸,汽车行进间,听到有关克鲁克湖与托素湖美丽的传说,一时动情,在盛夏的马兰滩采风,人被眼前高天流云的草原风光彻底迷醉

而今,有幸赏读清香的“两个湖,一片海”,编者再次打开了那些珍存六年的采风图片,而心底,再度传来马头琴悠长忧伤的乐音,此时,记起那次盛会,记起广袤的海西大地,记起那些闪动着湖水般美丽忧伤的诗句,我牧人的心肺再次扩张……

沿着巴音河向南 更南的远方

芦苇深处住着美人可鲁克

她明亮的眼眸

波澜涌动 脉脉含情

牧人的长调

裹着古战场日落的悲凉

呼和苏里的骏马啊

从容不迫 静如处子

这正午骄阳的灼热

也比不上我火烫的心怀

我的眼波穿越八百里瀚海

向南,更南的远方

乌图美仁,我当在你身边停歇

我牵着可鲁克的湖牛向你走近

我捧着马兰滩的晨露向你走近

我尤其携着醇美的琼浆向你靠近

乌图美仁啊

你这长河两岸的千里沃野

你这忧伤如昨的浑厚长调

你洁白的毡房静谧如昨

你酒醉的歌吟依旧雄浑

而黎明的草尖

为何抖下他几声悲悯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