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许民彤

7月1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了《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

绿皮书指出,休闲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下中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成为发展要务,休闲发展也面临重要机遇,存在各种不足。这份报告中,所指出的休闲时间不均衡、不充分、不自由;休闲公共产品供给不足;休闲公共政策缺位等,反映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这个关于国民休闲生活的报告,反映了休闲与社会生活的诸多联系。

休闲与经济有密切联系。经济水平的发展,是社会大众拥有和享受余暇生活的保障,而经济的最终发展,对于我们个人的生活质量的提高、生活品质的提升,应该表现为我们拥有更多的休闲时间。其实,这很好地说明了我们现在常说的“闲暇经济”的一些要义。

休闲与幸福感有联系。居民生活质量提高,能够充分享受丰富有益的休闲生活,幸福指数就会提升;假如,处于奔波劳累、闲暇缺乏,甚至没有休闲时间,就会缺少幸福感。

休闲是文化的、精神的。有充裕的闲暇时间,能够感受到休闲文化带来的物质和精神的满足。一张八仙桌,一壶浓绿茶,树阴下、门庭间,或闲敲棋子,或啜茗清谈,或把酒对歌,或谈古论今,这不仅是生活的慢节奏、休闲情调,也是人们对待生活的一种态度,给人带来的是美满的收获,精神的欢乐……

从人类的生活文化史看,休闲也好,闲暇也好,或者悠闲安逸,一直以来是人类追求的生活状态、精神状态,而在这种生活的趣味中,不仅反映着人们的生活理想,更透露着一种文化精神。

对于休闲生活,文化大师林语堂把它称之为“生活的艺术”。怎样理解他说的这种“生活的艺术”?生活的艺术,就是在人生历程上的一种态度,其感兴趣的只是如何过好生活,它实质上是体现了一种人文精神,这种精神就是把人当作一切事物的中心,把人类幸福当作一切知识的归宿,把强调生活的艺术看作是自然的事情。林语堂先生不仅非常赞赏生活艺术的精神,而且更是身体力行追求这种悠雅、闲适的生活样式,他的《生活的艺术》一文,介绍了中国传统的生活艺术,并认为我们的民族是一个享受生活、懂得生活乐趣的民族。

思想家罗素更是主张人类的休闲对于人类的文明、工作、幸福和繁荣的意义和价值。他告诉人们:一个人一生中没有充分的闲暇,就接触不到许多美好的事物,比如艺术的培养,科学的发现,写书、著述哲学,参与文雅的社会礼仪等等,因此,可以说,闲暇是普遍幸福的源泉,而且,拥有或享受这种休闲的权利、幸福的权利,是人类的精神需要,而随着现代技术的进步和发展,这种权利,能够公平地分配给大家,而无损于文明的发展……

我们知道,人类在达到高度消费阶段以后,闲暇生活、生活的艺术,则完全成为大众的社会需求、文化需求和精神需求。这就像罗素所说的那样,“在这样的世界中,见到的将是幸福和愉快的人生,而不再是筋疲力尽和忧郁消沉的状况。”(《真与爱——罗素散文集》)

而对我们来说,正像这个报告所指出的那样,在休闲文化中,解决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已成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