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虫蚁聚集地,旁边就是块菜地,一楼车库里大半个“客厅”被自行车与摩托车霸占,一部90年代初的电视和几张旧桌椅挤在一块,堆满杂物的客厅略显拥挤,隔成两房一厅的车库就是罗幸源一家住的地方。

罗幸源家住连州,毕业于连州中学,今年高考通过学业水平考试提前考上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填选的是应用电子技术专业,“我认识一个朋友叫雷烨,他就是通过学编程找到个公司做程序员,经济收入不错,还治好了奶奶的疾病。”喜欢IT行业的罗幸源坚信能够通过自己努力和专业技术改变家庭困顿的现状。

父亲罗德发身患结石、胃息肉、颈椎、腰椎盘突出等多种疾病,多年来耗光了家庭积蓄,“颈椎腰椎疼的时候整个晚上翻来覆去睡不到3个小时,没钱买药的时候就只能用热毛巾擦擦止疼”。

可作为一家之主,罗德发忍着疼痛也要挣钱,小学没毕业的他只能在工地上找苦力活干,背100斤一袋的水泥、搬砖、拆物、和水泥,尽管这样每天也只有100元的工资。“有活干还好,就怕找不着活,一年下来,有4、5个月都很难找活。”罗德发皱着眉头说。

罗幸源的母亲身患心脏病,时常胸闷、胸紧、胸痛,跑过很多医院都没有治愈,现在需常吃通血管的药物防治。为了生计,她每天凌晨4点就起床接货,踩着人力三轮车在菜市场卖河粉,一个月下来也只能挣1600元左右。

“从小妈妈就告诉我说靠什么都不如靠自己,脚踏实地向前看,生活总会好起来,所以我很早就有自己的思想和规划,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快独立撑起这个家。”成长在贫困家庭的罗幸源不但没有半点自卑,清秀的脸上常洋溢着希望的笑容。

罗幸源收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就在筹划如何缴纳7998元的学费。父母收入都不高,也不喜求人,日子再穷苦也自力更生很少借钱,罗幸源也不想让父母为难。

因此罗幸源在爸妈不知情的情况下申请了生源地贷款,“我贷款了8000元刚好够学费,接下来该想想怎么赚取生活费了,不过我有信心能养活自己。”不让爸妈担心和操心是罗幸源的一贯作风。

就在去年暑假,罗幸源通过网上招聘去了京东6.18仓库拣货员应聘。每天从凌晨5点到下午6点,中间只有吃饭的休息时间,“那时候觉得很苦很累,却也很开心,比起初中打工每个小时只有5元要好多啦。”

翘首期待开学的罗幸源有着满满的计划,在大学第一要务是努力学习、精通专业,并通过各种途径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找兼职的机会努力赚钱,以后还打算考全日制本科寻找更好学习资源跟环境,毕业后力争在IT行业做个后起之秀。

“愿他真像他的名字一般,是家里幸福的源头。”听了罗幸源的规划,母亲笑意盈盈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