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慰学敏老弟

■赵云沛

嗟乎!晚来探望病榻前,晨起惊闻噩耗传。兴安倾颓,龙江呜咽,号天垂泪,悲绪流转。伏风起兮烈日炎,吾兄去兮不回还。

彩失鸣鹤之光,星沉文苑之巅。追思余泽,羽化冲天。泣!不能成声,哽!无法吞咽。笑貌犹存,音容宛现。想敏兄当年,袖拂儒香,襟袭雅园。文墨挥洒,蜚声文坛。为采光奉职,克己恭人,为官清廉。忆与敏兄交往,公楼上下,共系机关。

平日把酒临风,阔论高谈。尽兴醉卧桌椅,淋漓畅酣。耳提面命,谆导即闻充盈;诲之不倦,品行得益示范;言传身教,引领诗情墨海;四两千斤,点拨愚钝童顽。复走近解放天朗,再漫步欢乐海岸,字斟句酌,受益匪浅。敬兄台,偏爱笔耕墨染池,伏案秉陈苦作甜。现如今,旧蓬漏雨成独酌,文苑虽繁填遗憾。悲情凄兮忆如潮,心绪哀兮肠寸断。

问敏君,缘何绝尘,不闻百唤。捶胸顿足,嚎啕无限。无奈斯人已去,魂游天国。只能来世再续,兄弟情缘。呜呼哀哉!血泪倾文,寸心略表,兹当祭奠。

咋到边城两不知,

缘是校友恨晚识。

一见如故亲兄弟,

笔会频聚知音痴。

忽闻噩耗泪巾湿,

怀才待展抱憾时。

此生年华芳名在,

著作犹存慰英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