亘古的荒年

你从茶马古道穿过

我披着蓑衣

站在江南雨巷等你

你说你是荒原中的绿

只需一滴水就会铺展腰身

让浩瀚无垠的沙

长出飞鸿的花朵

千年之后

我将蓑衣抛落在西子之湾

变成了湖泊

或等得太久

那桥竟然禁不起思念的蹉跎

于是我以一滴岁月的泪

寄托给了骆驼

系上丝绸摇响驼铃

开始了希冀的跋涉

焦渴的草滚过

一株便生长出驼

沿着西域的疆土婆娑

而我早已饥渴成了胡杨

带着万年的沉思

勾起回忆的秦月

等你在鼓楼一乐

诗音从秦砖踏起

被汉瓦击落

砸在了东土的领地

激起了盛世欢歌

我在梦里见到你

惊鸿飘过

哦,诗歌不老

我又怎能错过

那或委婉或激情的诵读声

倡起了又一个新时代的歌

等你千年之后

赶上了岁月的末班车

于是我抖落尘沙

朝着相遇的轨迹出发

来生我依然等你

在陌上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