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外孙后,一切与孩子有关的东西,都会触碰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比如,婴儿车上乌溜乌溜的大眼睛,秋千架上飞来飞去的身影或一旁飘来飘去的布拉吉,河畔草坪蹒跚的步态与奶声奶气的欢笑声……

但是,近日在旅顺博物馆与身着“红马甲”的小学生志愿者团队邂逅,彻底提升与加强了碰撞所产生的柔度与温度。

旅游旺季,博物馆也要排队。未入其室,先闻其声。门外听到半白半文、抑扬顿挫,既文绉绉又脆生生的解说,以为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解说员。走近,先看到背影,刚要纳闷解说员身材为何如此矮小,猛地反应过来,是孩子呀!

这是一群七八岁至十一二岁的小学生,一律白工牌,红马甲,手麦或胸麦,如数家珍地介绍着馆内的展品。最打动人的,是洋溢在脸上的自信和体现在解说中的专注。听说,这个岗位,孩子们是要经过素质竞争过五关斩六将才能上岗的。

我以为,这种模式,别出心裁,用心良苦,选项成功!一是孩子受益。包括:历史文化熏陶,专业知识训练,取得成功的激励,回馈社会的记录,与人交流的历练……二是社会受益。包括:文史知识的传播与接受,儿童培养的创新与升级,人际交集的感动与趣味……

如今,孩子课余时间少得可怜,沉甸甸的书包压力山大。能够给他们设计一些课外活动,让他们接触外界,开阔眼界,融入社会,体验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是我们这些成年人的责任,也是家长、社会、学校应该义不容辞、矻矻以求的选项。如若如此,善莫大焉!

孩子是未来的我们,我们务必设身处地多替孩子想一想,不能让孩子躲进室内读死书、死读书。不让孩子成为书呆子、书虫子,让孩子成为国家、社会的有用之才,仅仅学会读书,必然抑制其全面发展。世事洞明皆学问,读生活,读众生,读自然,孩子才可能快乐、健康、茁壮成长。

如今,在培养、教育孩子方面,我们成年人的眼界有些狭窄。一个是溺爱,一个是对孩子没有信心,一个是越俎代庖。溺爱,就是像母鸡一样呵护着,羽护着,始终亦步亦趋, 疼爱有加,不敢让孩子去做、去闯、去经风雨见世面;对孩子没有信心,表现在本来孩子能做而且能够做好的事情,家长或孩子身边的成年人却不鼓励甚至反对孩子去做。譬如,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就应该让他们自己去穿衣、吃饭乃至做饭,包括,一些轻微的劳动、家务活儿,或者,一些简单的手工活儿。然而,我们的成年人,我们的家长,因对孩子没有信心,或者怕他们出现意外,就阻止或反对、反感孩子去做。这样,遏制了孩子的动手能力。越俎代庖,我们成年人对孩子有一种偏见,认为他们就是读书的,就是学习的,其余的社会劳动,社会实践,社会生产,抑或家里劳动,田里劳动,以及人情交际,家长里短,皆对孩子避之唯恐不及。有时候,应该是孩子参与的,孩子出面的,孩子动手的,一概越俎代庖,不给他们锻炼的机会。

其实,我们过去成长道路上的一些好传统,还是应该在孩子当中发扬光大的。比如热爱劳动,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社会责任,家庭观念,等等。我们七八岁的时候,就去集体的农田里和大人一同拔苗挣工分,后来渐渐大了,给家里拾柴、拾粪、割庄稼。有了吃苦的经历,就不怕困难,在日后的路上,一旦遭遇挫折,也不会彷徨。

旅顺博物馆的举动提醒我们,中老年可以跳广场舞,可以扭大秧歌,可以外出旅游寄情山水,但我们的孩子,他们益于身心健康的课外活动却乏善可陈、差强人意。我们是否应该聚精会神多为孩子的未来设想下呢?社会是五色板,让孩子接受教育、接受熏陶的道路与方法同样五光十色。让孩子快乐地成长是主要的,把快乐成长的路径、门类与情趣交给孩子,同样是主要的。

想起王安石《赠外孙》的诗句,南山新生凤凰雏,眉目分明画不如。少小从他爱梨栗,长成须读五车书。愿我的外孙未来可以参加形形色色有助于成长的活动,愿他此去的日子,柔软,温暖,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