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起草的《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8月24日起到9月23日在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上征求意见。《规定》提出,防止未成年人节目出现商业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倾向。(8月26日《北京青年报》)

著名学者尼尔·波兹曼当年写下《娱乐至死》时,更多的是担心社会公共话语权由曾经的理性、秩序、逻辑性,逐渐转变为脱离语境、肤浅、碎化,他可能没有想到娱乐节目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在泛娱乐化的潮流中,很多人主张对人、事、物不作道德价值判断。但事实上,任何一种流行文化都会带来道德上的影响,未成年人节目更是如此。“少年强则中国强”,在过度娱乐化下,会有普遍的“少年强”吗?过度娱乐化能培养出有希望的一代人吗?

不惮以最大的善意,判断那些过度娱乐化的未成年人节目的制作者,也不想提供精神鸦片毒害青少年。有的时候,是他们没有意识到可能的后果;更多时候,是他们为了收视率和流量,没找到更好的办法。有的人认为,观众喜欢低俗和感官刺激,而在这方面做文章相对容易,所以一头扎进去,甚至用“尊重市场”“尊重需求”来自欺欺人。

确实,文化市场应该遵循一定的市场规律。可是,市场规律到底是什么?需求就真的压倒一切吗?在文化消费上,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可能你提供了什么他就接受什么,更多人只是在盲目赶时髦。而且也不是所有的需求与欲望都应该得到满足。这也提醒文化从业者,在制作节目时也要讲价值观。价值观重要的不是教你做什么,而是让你知道有什么不能做。

如果能够选择,大多数制作者还是想“站着挣钱”,名利双收。他们当然也想做出类似“中国诗词大会”这样既有口碑又有“金杯”的节目。只是由于原创能力不强,底线意识不够,导致他们通过低俗和感官刺激来吸引收视率和流量。说到底,这其实不是“娱乐”,而是一种“愚乐”,是以一种愚蠢的方式,来吸引和刺激人们低级的快感。

文学界谈论一名作家的文字尺度,经常会问一句:你的文章好意思让你的孩子看吗?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未成年人节目。很多制作者其实不好意思让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节目,也担心节目呈现的商业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会对自己的孩子造成负面影响。只是在一个无节操的世界里,你在毒害别人的孩子,别人也在毒害你的孩子,这是精神领域内的“易粪相食”。

过度娱乐化的实质是一种“愚乐”。大量的“愚乐”节目,并不是文化繁荣的标志,反而是文化创造力不强的体现。别让过度娱乐淹没未成年人,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毛建国——江苏媒体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