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刘 铁) 20日早,被暴雨洗过的小区枝叶碧绿,空气清新。路边一棵歪倒的大树,还有被淹没在浑浊池水中的小桥,提醒人们台风“温比亚”刚刚肆虐而过。

  根据以往经验,决定今早上班不开车。站在南二路路边,总也不见班车踪影,最终公交车在望眼欲穿中踏浪而来。

  蜂拥着上车,车厢内的水迹显示着来时的艰难。车子途径广蒲沟,往日落寞的小沟陡然水位提高一米有余,水面也宽了两倍。平均323.5毫米的降水量果然效果惊人。

  公交车到达西二路路口,按线路该转向北行驶,望着一眼看不到边的积水,司机师傅迟疑后决定变道继续向西行驶。

  到了西三路,公交车北拐,依旧是避不开的积水。车厢一阵骚动,“进水了。”前面有人喊,水一瞬间盖过脚面。对比着车外汪洋中的芸芸众生,车厢内很快恢复了平静。

  窗外,私家车紧贴地势稍高的隔离带小心行驶,几乎淹过车牌的涌浪,让人看着揪心;道边,不时可见泡在水中的共享单车,还有拎包蹚水的绝望行人;路口,聚集了许多上班族,或焦急打电话,或愁眉着发呆,却在迟疑等待中难以迈出半步。

  车厢里,邻座大姐正沮丧地向老板请假,说公交车改道,不知道要开到哪,估计上班要迟到……这样的大水,能上班的就是好同志!这样的大水,有公交车真是好福气!

  公交车由由西三路转黄河路后驶入燕山路。道路狭窄,积水更深,行驶更加缓慢。

  车窗外,路边店家大都关门歇业,途径小区内一片汪洋,每个站牌下都站满了焦急等候的路人,一位老者抱着两个车牌站在路口水中,好像在等哪位幸运的车主。

  许多上班族套上短裤穿上拖鞋,水浅的路上单车成了不错的交通工具,水深的地方成了孩子们游戏的乐园。面对大雨,人们有着自己的智慧与乐趣。

  晚点半小时后,公交车终于艰难驶入济南路。到站了,背着相机拎着鞋,我赤足踏进被水包围如孤岛般的站台。水有些凉,不禁打个寒颤。

  大雨间隙的济南路黝黑泛着光。西四路天桥下,一位身着橘红色工服的环卫工,正低着头奋力挥舞着大扫帚,清扫路面上的碎砂石。专注的神情,根本不理会身边不断驶过的汽车,还有几乎永远扫不完的马路。

  对他而言,再深的水终将退去,马路仍在,生活继续。我们亦然。度过艰难的昨天和今天,祝愿每个人的明天,在一次次洗礼中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