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 欣

《第二届马季相声论坛》,九月份将在天津师范大学举行,组委会知道我出了一本《马季生前与身后》的新书,约我写篇马季先生海外传播相声艺术的文章,我欣然接受了。因为这是马季艺术人生亮丽的一幕和浓墨重彩的一笔。作为新中国的一代相声大师,他爱自己的祖国、更爱植根自己骨髓里的相声艺术,在他的脑海里,他想通过自己或自己的团队一起努力,把这种艺术推广出去,让海外的华人笑在一起,彰显中国人的文化自信和中华传统文化的无穷魅力。他的这种海外传播相声艺术的精神也深深感染着他的弟子们,生前身后一脉相承,成为马家军传承中华文化的一道靓丽风景。于是,我从采访写作新书的感受,谈谈个人的认识。

浓浓乡情,为他积淀了厚重的文化底蕴

大家都知道,马季先生祖籍宝坻黄庄,他的祖辈们一直生活在这个村落里,就是这样的一个村落,却培养出了新中国的第一代相声大师,必有原因。采访中在我脑子里的印象深刻的有两点:

第一是家风对他的影响。其实,黄庄马家是明朝永乐二年从山西扶风县搬来的,那时朱元璋临死的时候按说应该把皇位给他的儿子朱棣,结果他把皇位给了他的孙子朱允炆,后来朱棣和他的侄子争位,把他的侄子赶跑了。朱棣后来迁都到北京,可咱这里是退海之地,人太少呀!他要移民,陕西、山西各县都要迁,说是洪洞县的大槐树底下集合,迁到黄庄来的,开始还不是到黄庄,迁到宁河县的邢家坨,后来就到宝坻黄庄。老马家在黄庄有三门,马季先生是第三门,东头是长门、西头是二门,到黄庄立祖是马卓。从马卓立祖到现在马家大体是25代,马季是23代,马东是24代,下边的就是25代了。马季的家真正从黄庄彻底搬走大体是在1935年,因为闹兵跑反,马季先生的奶奶、马季的母亲及叔伯妯娌,拿着干粮,坐着一辆毛驴车,带着马季的大嫂、二嫂及孩子们,走了三天三夜来到了天津。马季先生的父亲先在天津做生意立住了脚,马季的奶奶、母亲才过来的,后来因为生活所迫,又来到北京。

扶风春静,是马家的家风。马家有个标记,不论走到哪,只要门上贴着“扶风春静”都是姓马的。“扶风春静,春日载阳”,扶风是马家的根,马家人一代一代繁衍生息,蒸蒸日上。马家人走到哪都遵循马家的家风,纯朴、善良、立志。在黄庄的马家人都非常本分,从黄庄出去的马家人,不论是经商的还是干其他的都有一个好口碑。马季先生的母亲是香河铺头屯人,姓陈,也是大户人家,祖上出过进士,北京雍和宫还有老陈家的牌匾。马季的母亲对传承马家家风起着至关重要作用,因为她本身脸上有残疾,30岁填房和马季先生父亲结婚,40岁马季先生父亲去世,她就一直守寡,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撑起了这个家。老太太的善良、坚毅,对孩子们的成长起了重要的作用,特别马季先生,父亲去世,他才11岁,他帮着母亲推过磨、捡过煤核、装过火柴盒,在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情况下,老太太认可自己受苦,给人家洗衣服、做家务,仍然让马季等四个子女上学,最后实在过不下去了,才靠亲戚的关系让马季到上海学徒。马季先生对我说:母亲是我的一面镜子,从她身上学到好多东西。

二是乡愁对他的熏陶。马季先生的祖籍是宝坻黄庄,黄庄历史上就是名村重镇,虽然九桥十八庙不复存在,宝坻县志却足以说明她深厚的文化底蕴。明朝正德年间,朝廷宦官刘瑾,在此监修“普照寺”,并把此村封为“皇庄”,直接为朝廷交粮纳税,故得名皇庄,后改名黄庄,沿用至今。黄庄村文化底蕴深厚,戏曲、曲艺文化氛围很浓,京东大鼓、评剧人人都能唱上两口,使马季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熏陶。2000口人的村庄,就出了多位名人,有著名电影导演张客;天津河北梆子“五杆大旗”之一的金宝环;著名美术评论家王振德;军旅作家、《贺龙传》作者刘秉荣。这样的村庄,必然对他的相声艺术产生很大的影响。

在采访马季先生时,他亲口对我说:社会上流行着这样的说法,说姜昆是个小知识分子型演员,侯耀文是小品型演员,马季是个农民型的演员,我觉得对我的评价最贴切、最真实,也许是这种基因的影响,我的农民气质永远都没有变。他说,我虽然回老家不多,但父母经常讲家乡的事情,还有乡情、乡韵和民俗,在我小的时候就受到家乡的熏陶,有了家乡的文化的积淀,包括语言运用。我们问:在您的作品中有哪些家乡的痕迹。他说:像《英雄小八路》的作品中,八路好,八路强,八路军打仗为老乡,就是家乡民间传唱的。《宇宙牌香烟》也用的是咱家乡话。

家风、乡愁、乡韵,为他走上相声艺术道路做了重要铺垫,也可以这样说,在他的幼小心灵就栽下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种子,根植了文化自信。

海外传播,是他发自内心的行动自觉

在采访中,听到多名弟子、家人的叙述,深深感到,向海外传播相声艺术,是马季先生内心的自觉,没有人要求他去怎么做,他的最大心愿是,既然干上这一行了,不仅在国内说好相声,还要通过相声这门艺术让全世界的华人笑在一起,并积极寻求这种途径。

国外演出,马季先生不是头一个,但到海外全面系统传播相声艺术他是名副其实第一人,而且不是简单的单个教,他是采取整个训练营、训练班的办法。这个营一开,就几个人、十几个人、几十个人,有时上百人一块学。不光有小孩、学生,也有五六十岁的,大家集中上课。参加听课的人大部分是海外华人,对他们的娱乐、华语、社交都有益处,他们积极性很高。

为什么能到海外传播相声呢?在马来西亚,先生有个徒弟叫姚兴光,被称为马来西亚的“相声之父”。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两国关系很紧张,他就靠偷听中国大陆广播来学相声,对马季先生非常崇拜,他还到中国演出,演出效果还真的不错。后来改革开放,弟子们和马季先生一起到新加坡演出,和他有了接触。90年代,他接马季先生和整个团到马来西亚演出,产生了轰动。马季先生收了这个徒弟,建立了密切的关系,搭建了向海外传播相声的桥梁。马季先生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办培训班、讲学、演出最多,在新加坡的电视台,还开办了马季先生的《笑一笑,少一少》电视相声栏目,收视率很高,影响很大。

开办训练营。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这两个国家,每年都有相声比赛,当然都是华人之间的比赛,比赛的时候,姚兴光都要请马季先生和弟子们一起去,给做辅导。比赛之前有个形式,叫训练营,就是分布几个赛区,比如西马赛区、东马赛区、南马赛区、北马赛区,把参赛的选手集中起来,马季先生和弟子们去赛前辅导,每个赛区待三天,就这么一个赛区一个赛区地走,蛮辛苦的。

在辅导中,华人多、华人少的地方都去。比如说,到了马来西亚的最北边,看见了铁丝网,铁丝网对面就是泰国的南部。去了阿鲁斯达,就是马来西亚的最边缘地带,几乎没有华人,但能找到华人的遗迹,因为在这条河的出口发现了一个庙,是三宝太监庙。当年三宝太监登陆是通过这条河过来的。那里几乎没有华人,只有工作人员,虽然人不多,但马季先生也要坚持培训,给他们上课做示范。

医院设立笑疗。在马来西亚,还搞过一个实验,是医学博士搞的,他是马季先生的一个要好朋友,在20世纪70年代初文革时期到过中国学针灸麻醉,他请马季先生每天去医院的病房给患者说两段相声,讲几个笑话,结果疗效很好。后来就设计一个笑疗,虽没组织成一个科,就是把适合这种疗法的病人集中起来,说几段相声。但是马季先生走后就没有办法,当地演员是业余的,起不到这个作用。

在马来西亚,华人受压华文受压,但华人自强不息,不断寻求弘扬华人文化的渠道。比方说,当地有个24令节气鼓,在操场上,大鼓24面,从立春开始,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到小寒、大寒就一个节气一个节气地这么排,一个节气一面大鼓,有的一面大鼓四个人打,上头还有书画家作画,很是壮观。华人在国外不容易,每时每刻都在寻找自己民族的东西。在新、马两个国家,华文教育是私立的,国家不给钱,就是靠募捐。马季他们在马来西亚演出大部分的性质,就不是纯商业演出,演出相当部分收入,就投到华语教育办学上。有时还参加募捐,演出结束后,孩子们来了,拿了募捐箱,马季和弟子们都捐钱。在马来西亚演出、讲学不下几十次,马季先生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也没到哪玩过,就是那位医学博士给安排了一个景点——雕曼岛,一个热带小岛屿,顶多路过看看而已,把心思都用在教学,支持华文教育上了。

我觉得,马季先生海外传播相声,是想做这样的一个功德,不光给他们演出,给华人带来快乐,还要培养他们的演员,教他们懂得这门艺术、欣赏这门艺术,让全世界的华人笑在一起,这是文化自信的一种极高境界。

后有来者,弟子们接续开新篇

在采访的整个过程中,我对马季先生的弟子们有个感触,那就是:在他们的言行中强烈地渗透着对马季先生的无限情怀,马季元素在他们的身上无处不在,要说继承,他们把师父的优秀品质早已融化在自己的骨髓里。打开我的采访记录,看到的不仅仅是无限的怀念之情,更多的还是沿着师父开辟的道路走下去的铮铮誓言和行动举措。这让我十分感动。

在马季先生逝世一周年之际,家乡宝坻举办马季先生从艺50年曲艺晚会,在演出现场,姜昆深情地说:转眼真快,马老师离开我们一年了,他还有许多许多的事情没有做完,而且我们还在等着他,等着马老师带着我们去做,但现在我们只能按照他老人家的遗愿一件一件地把它完成。用马季老师教导我们的要写新节目,要让老百姓满意,为老百姓创作,给老百姓送欢笑,以这样的方式来告慰马老师的在天之灵,继续沿着他为人民创作欢笑的道路走下去,用笑声继承马季。

作为先生的大弟子、中国曲协主席,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特别是出席中央文艺座谈会,面对面聆听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传承好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更激起了极大热情和一种强烈的责任,要坚定不移地像师父那样,到人民中去。于是,他积极筹划《姜昆说相声》全球巡演的重大文化活动,奔波世界各地,推广相声艺术,让世界华人笑在一起,在国际上彰显中华曲艺魅力,受到广泛赞誉和好评。

在江苏徐州活跃着马家军第九相声小分队。在马季先生第九个弟子韩兰成的带领下,几十名马季先生的弟子、再传弟子,不忘初心,沿着马季先生开辟创作新相声的道路,紧跟时代,走基层,接地气,送欢笑,成为徐州文化活动一道靓丽的风景。

赵炎、冯巩、刘伟、黄宏、王谦祥、李增瑞等弟子,发挥优势,各有千秋,为传承中华曲艺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一大批再传弟子,青春无限,成为央视春晚和省市台说相声的主角。应宁等再传弟子,还学习师爷海外传播的做法,在祖国台湾,为青少年办培训班、举办相声讲座,培养后备人才,在宝岛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更是掀起了相声热,去年在家乡宝坻举办的“首届‘马季杯’全国大学生相声展演”,台湾的大学生选手,积极报名参加并取得了好名次,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海外传播续后劲,生前身后总关情,马家军好样的!(来源中国曲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