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通讯员 汪圣林

泡上清茶围坐而语,敞开心扉畅所欲言。大量矛盾纠纷就在群众和干部这种“唠家常”的氛围中得到了及时有效的化解。

自2016年起,“群众说事”制度在浮梁县全面推开。这一制度进一步畅通了群众诉求表达渠道,充分发挥了密切党群干群关系的作用,成为化解矛盾的“减压阀”、邻里关系的“润滑剂”、社会舆情的“晴雨表”、基层动态的“显示器”,有效解决了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群众说事”是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在全县乡(镇)、村推行的一项制度,也是密切党群干群关系,为群众搭建的一个交心谈心、反映问题、表达诉求、化解矛盾纠纷、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平台。浮梁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加强组织领导,层层落实责任,加大投入力度,不断完善“群众说事”机构建设。如今,全县17个乡镇和151个行政村分别设立了“群众说事中心”和“群众说事室”,做到“六个统一”,即:统一名称、统一牌子、统一制度、统一流程、统一台账、统一布局。

走进“群众说事”中心(室),“群众说事”基本原则、工作制度、工作职责、工作守则及程序一目了然,并摆设了接待桌椅、茶水、说事登记簿和受理台账,让前来说事的群众感到一种温馨、融洽的调解氛围。

按照“群众说事、干部理事、集中议事、诚心办事、民主评事、定期查事”的程序,将每个星期三定为村“群众说事室”的说事日,由村“两委”干部轮流值班接待群众说事,乡一级的“群众说事中心”说事日则定为每月的第一个星期四,由一名副主任和不少于两人的群众说事中心成员受理群众说事,让群众把心里的“郁闷”说出来,把肚子里的“怨气”撒出来,把邻里间的“小疙瘩”解开来,把建设新农村的“好点子”讲出来……乡(镇)村干部结合群众反映的生产生活、经济发展、矛盾纠纷等问题进行分类梳理汇总,通过集中议事、集体讨论,对在乡(镇)村职责范围内能够解决的指定责任人及时办理,一时不能办理的,作出承诺,限期解决;对群众反映意见大、久办未决的疑难问题,由说事群众、中心(室)成员、“两代表一委员”、律师、社会专业人士、老干部、老党员组成评议组进行民主评事,做到公平、公正、公开。同时,县联席办、县信访局就各乡镇、村落实“群众说事”制度情况进行定期督查,执行“三项”建议权,促进“群众说事”制度真正落到实处,并将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在公开栏公示,由群众参与评议监督。为提高百姓的知晓率,扩大“群众说事”的影响力,今年,该县信访局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群众说事活动的通知》,印发“群众说事”宣传册1000多份,建立了“群众说事”微信群,并与市广电台联合录制《百姓说事》专栏节目8期,每月在市广电台栏目播出。

既然是说事制度,自然以说为主体,但说却不是目的,真正为群众排忧解难才是这一制度的目的所在。

寿安镇仙槎村东山下组68户267人,有水田1029亩,由于该村位于大山深处,大部分水田依山而开,高低不平,加上近年来村里青壮劳力出外打工,水田几乎无人耕种,种田大户想承包又无法进行机械化作业,导致农田荒芜现象十分严重。为此,该组村民向镇政府反映情况,要求对农田进行高标准改造。镇干部第一时间在“群众说事中心”受理这一诉求,通过调查摸底,征求群众意见,积极向上级有关部门争取改造项目资金,修建机耕道1700多米、水渠4500米,使700多亩的高标准农田改造项目得以顺利实施。

江村乡严台村塔里组共有24户83人,其中贫困户3户9人,村内环境脏、乱、差,进出道路狭窄,留守家中的主要是老人和孩子,无固定收入来源。针对这一实际情况,乡干部在“群众说事中心”,认真听取了群众的反映、意见和建议,通过调查摸底,多方沟通,将塔里划为新农村建设点,依托良好的资源优势,引入旅游开发项目。如今,当地农户不仅获得了出租房屋的租金,而且解决了就业岗位,走出了一条脱贫致富之路。

黄坛乡南溪村朱家桥全长45米、宽10米,涉及全村21户83人的通行,由于近年来山洪暴发导致桥梁严重损坏,已成危桥。该乡“群众说事中心”听取这一情况反映后,在调查摸底的基础上,通过与县交运局的沟通,将这座危桥列入改造项目,并付诸实施,有效排除了安全隐患。

据统计,截至目前,该县“群众说事”共受理各类诉求和矛盾纠纷6822件,已解决6716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