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 锋

在家乡的崇山峻岭之间,有一条让人魂牵梦萦的丝带,它是记忆里飞舞的彩虹,是梦中从心田里升腾起来的温暖,它便是家乡的小河。

家乡的小河虽然不大,却蜿蜒百里,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灌溉了一片又一片稻田。家乡的小河,清澈见底,甘甜无比。它汇聚了众多小河,有安静平坦的沧浪河、波光粼粼的马龙河、晶莹碧绿的鸡公河。它犹如一条大动脉,把家乡大大小小的山泉汇聚起来。

家乡的小河并没有太多的珍奇,但它却给家乡人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甜蜜的回忆。小时候,每至春末,看到一河满满的春水,便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于是,伙伴们迫不及待地把脚上的布鞋换下来,或穿上凉鞋,或干脆就赤脚涉水。春水自然还是有些凉的,但这似乎更能撩拨起孩子们心底的新鲜和兴奋。

河里有成群的鱼逆流而上,它们排成排,游成行,游进你的心田,游皱孩子们内心的湖水。想去抓它,它们却如脱兔般灵巧。河边是碧绿的青草,如刚穿新衣的孩童嫩绿而害羞。远处一群鸭子赶集似地从桥上跳下水,它们成群结队穿过乱石,游进深水便肆无忌惮地嬉戏,让人好生羡慕。

孩子们最喜爱的是夏天的小河,河里的鱼、鳖、蟹也都个个长大了,它们诱惑了家乡人的眼睛。大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劳作之后,就下河去摸几条鱼、抓几只鳖,然后伴着炊烟回家去。

睡不着觉的孩子们,常常趁父母午休之时,和伙伴们一同偷偷跑到河里洗澡。一群孩子光着屁股,像鱼一样游弋在河里,那清凉和惬意自不必说。小一点的孩子并不会游泳,看着大一点的孩子在水中轻松嬉戏,羡慕极了,心里那个急啊,巴不得今天中午就能学会游泳。可游泳哪里那么容易学会啊!只好努力地从“狗刨式”开始,在岩边浅水里反复练习,巴望着自己能马上像鱼一样游弋。呛几口水,不怕,喘口气再继续练习……一个夏天过去了,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学会了游泳。

除了游泳,小河吸引孩子们的还有游弋在里面的精灵——鱼。伙伴们想尽一切办法去捕鱼。捉、网、踩……极尽所有的智慧,就是要把鱼弄到手啊!顶着日头,提着家什,一种战天斗地的做派。机敏的小精灵哪能让这帮小家伙占上风呢?可是,不知疲倦、不肯服输的孩子们总会与之顽强地较量下去。最终,还是有几条鱼一不小心就成了他们的“俘虏”!

每年的夏天,小河里常常发大水。没见过大江大海的山里孩童,看着突如其来的滔滔河水,眼里充满了新奇和恐惧,怎么也无法与它平日的温柔、平静相提并论。大水过后,河床如戏散人去的戏场,满是狼藉。

如今,在河边散步几乎成了我每次回老家的惯例。漫步河边,我会一次次追忆童年那快乐的滋味,内心充满了满满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