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瑞博再没有什么 比雨中一株静默的野菊花更让人感动雨是把冰冷的梳子梳落枝桠间的枯叶那不是枯叶

那是岁月留给大地的疤痕

草木们急匆匆的开始收拾行装向更为隐秘之处撤离

唯独它,象一团火焰

烘烤着潮湿的树林

烘烤天空滴水的盘子

我想提着这团火焰

走进苍茫

走进时光的更深处